下星期媽媽要和他的朋友一起去旅遊,為了怕拍照看起來太老氣,媽媽叫我幫她染頭髮。上次幫她染好之後,我趁有空時採買了不同顏色的染劑,星期五晚上便幫媽媽染了頭髮。

  我自己都忘記了那時買了甚麼顏色,而每個人的髮質和髮色以及染髮劑留在頭髮上的時間長短,都會影響染髮的結果,我這次買了紫羅蘭色的染劑,雖然等的時間幫媽媽包著保鮮膜,媽媽也乖乖的坐在那裏看電視,最後染了一頭的紫髮,看起來真有趣。

  好紫喔!真的是紫不拉嘰的唷!我第二天看到她時跟她說。

  今天我們一家三口,帶媽媽去她最愛的金山看海,媽媽穿了紫紅色的上衣和咖啡色的裙子,顏色和她的頭髮很相配。

  不過我還是沒有把染劑塗得夠靠近頭皮,而媽媽最靠近額頭頂部有最多的白頭髮,媽媽又不喜歡頭髮飛到臉上,所以用髮箍箍著,看起來髮箍前面的頭髮還是白了些,不過後面則是俏皮的紫色。

  尤其當紫色墊在底部的黑髮上面時,層次更是活潑,我看得哈哈大笑,媽媽直說下次還是染之前的顏色好。

  今天Kevin先去國小操場運動,媽媽坐車到我們家來之後,就先在我們家休息,我和媽媽聊聊天,讓Benjamin帶Kevin去國小玩。我也一邊洗衣服,還有準備今天要去海邊的東西。幫媽媽泡了熱茶,放進三個保溫杯裡。

  一個小時之後,父子倆回來了,去沖了澡之後,我們帶齊茶水和衣物便出發去金山海邊玩了。

  因為媽媽是要跟我聊天的,我跟Benjamin建議,今天把安全座椅放在前座綁好安全帶,讓Kevin坐前面,我跟媽媽坐後面比較好聊天,不會扭到脖子。我們從來沒有這樣做過,Kevin到現在快滿七歲,從來沒有坐過前座,他當然是非常的高興,不過我們也提醒他,只有今天是例外唷!

  往金山開的路上,我有睡著,並且在路上啃了幾口我帶著的大波蘿麵包,所以我沒吵肚子餓,但去運動過的父子倆可就飢腸轆轆了。所以我們在到達目的地之前,便先去用餐。

  吃完中餐才去媽媽最愛的那個海邊,常去的幾間咖啡廳都歇業了,我們便在露天咖啡座等待座椅設置好點上一分飲料,Kevin也終於喝到了今年夏天我唯一給他的一杯冰沙,偶爾太陽躲在雲裡,陣陣的海風吹拂,即使冒著汗,也有一種閒適的涼意。太陽從雲裡出來,我就必須不停用手帕擦汗,但是這也不太困擾我,躲在咖啡座的大陽傘下面,我還算是可以忍耐,而且還喝著熱咖啡。美中不足的是我好奇加了糖,過甜的口感失去了咖啡的甘醇香氣。

手機拍的小小圖  

  Kevin想要玩沙,我今年夏天都還沒帶他出來玩沙,真是失職的媽媽呀!今天我有幫他準備泳褲和乾淨的換洗衣服,今天要讓他玩一下。

  我們在咖啡座看海,還讓Benjamin睡了一覺,便開車去白沙灣玩水。

10080114371000

 

  途中經過洋荳子咖啡廳借個廁所,他們還是客滿,好多客人在排隊,生意興隆呢!這間大概是少數幾個能夠成功經營的咖啡廳之一了。

  在白沙灣停好車,幫兒子換好泳褲,我們便往海邊走去。

  今天Kevin不像以前那樣怕水,他敢在水裡趴著玩,雖然有被浪打到也是馬上呱呱叫,要我去幫他擦眼睛,但是已經知道水的好玩了。Benjamin用沙幫兒子築了城牆,讓他可以建築些甚麼沙堡之類的玩意兒。

  我則是忙著抓魚,抓到了幾隻小小的青綠色花斑的魚,就用咖啡廳帶出來的杯子抓的,不過這種魚家裡養不活,因為他們習慣在寬擴的水域,魚缸裡的含氧量牠們受不了,加上水的鹹淡也無法調配,他們是在潮間帶鹹淡水交界處生活的呢!最後我還是把他們放生了。

  媽媽打著洋傘坐在岸邊,看著我們玩,我過一陣子叫她把東西放下來換我顧,叫她去海水裡走走,她嫌麻煩不想把腳弄到海水,所以就這樣乾乾坐在岸上等我們,而且喝完了我出門時幫她泡的茶。

  上岸時,簡單在路邊店家給點錢沖水,幫兒子換上乾淨衣服,我們上車往淡水方向走。

  Kevin餓了,我也有點沒力氣,吃了幾口大波蘿,剩下的就給兒子吃。我們兩個補充了一下,我覺得血糖不會降太低,人舒服多了。Kevin則開始昏昏欲睡,沒多久便真的睡著了。

  Benjamin把車開去沙崙淡海附近逛了逛,比起十幾年前我和他都在淡水生活的年代,開發得更多了,一棟一棟的大樓,看起來完全沒甚麼人住,莫名其妙的看著這些房子,我們居然又回到登輝大道,沒有去到淡水。

  晚餐就去Benjamin念念不忘的曾德石頭火鍋吃,我很怕吃這種一盤一盤算錢的餐廳,雖然味道不錯,也有吃飽,心裡卻總是怕怕的,不知道等一下算會算到多少錢。結果我們只吃了1010元,出乎我意料之外。

  車子開回家,我便陪紫不拉嘰的媽媽去等公車,她要自己再搭車回中壢去。

  其實今天也沒講到甚麼話,也許在女婿和外孫面前,無論是要講哪方面的人事都要有所保留吧!

  不過就這樣單純的出來看海玩水,也好!

*********************

本來想拍一下媽媽的紫色頭髮的,這週回去,發現媽媽已經又把頭髮染黑了,她說太紫了她不敢見人,有朋友給他幾包洗頭就能染的東西,他就自己洗一洗,把比較白的地方都染黑了些,不過稍微頭會癢。

其實頭髮還是有些紫色的,現在這樣的確比較好看,因為髮根比較沒那麼白,看起來就年輕些,我結果還是沒拍到這頭髮。

Posted by 慕紀客蓓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