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個題目本來非常不想講,因為這一系列的文字,是設定一次一個小題目,講一個小故事那樣的。

但對處女座的筆記女神我來說,講到抄筆記這件事情,會很像想要吃一小口涼拌小黃瓜,打開冰箱,卻發現塞得滿滿的各式各樣可口甜點蛋糕,一吃就會吃個沒完,完全忘記小黃瓜的事情。

要不然就是明明到賣場,只想買一包泡麵,卻不知怎地花了三千多元,買了各式各樣的垃圾袋、冷凍水餃、拖鞋三雙、兒子的內衣外套數件、餅乾五包、蔬菜水果和盒裝肉品滿滿一大袋......回家發現,連一包泡麵都沒買。


但是講到求學時代的故事,不提起有關抄筆記的事情,好像也太刻意了一點。

所以我必須非常集中講一個點就好,切記切記。


上次講到數學老師的美麗板書的事情,老師他也會發下手寫影印的數學講義。

那講義的筆跡也是帥到不行,我至今還沒看過,寫字那麼好看的人。說我高三數學老師,是有生以來看過字最漂亮的人,也絕對不為過。


數學講義裡面,原理講得不多,大多是補充的題目,然後我們必須寫好答案,有時也需要交出去給老師改。

我因為有筆記狂的關係,不能忍受筆記裡面沒有題目,只寫上題號和解題過程這樣的事情,所以我就開始抄題。

抄了幾題之後,心情非常非常不開心。

因為我的字比起老師的字來說,簡直是兩歲的塗鴉和蒙娜麗莎的微笑,這樣的天壤之別。


所以我就開始剪貼。

我會一題一題把老師的講義剪下來,貼在我的筆記本上,然後再做答。

簡單說起來,就是時間都花在剪貼上,真正用心做題目的時間,完全都沒有。

當然,數學想好也很困難吧!


這個習慣到後來上大學學德文的時候,也是差不多。

課本上的問答題,沒有空位寫答案,我的字擠進去當然也是醜到不行。

抄題在筆記本上的話,一樣是無法忍受的醜。

那年頭也還不流行個人電腦,偶爾用起來,才勉強用DOS系統的程度,文書處理很不方便。

所以也是影印課本的題目,再隔開距離,一題一題的貼上去。


那時候同學都喜歡打保齡球,我技術差,洗完右邊的溝,就會洗左邊。

所以我只陪他們去打,然後我坐在旁邊高腳椅子上,剪貼我的筆記本。


當然,我的德文一點也不可能學得好。

我在剪筆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紀客蓓 的頭像
慕紀客蓓

慕紀客蓓如是說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