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開,張到最開之後,讓它狠狠的破裂,粉身碎骨地將它碎裂,不留任何一絲完整的片段,以全然地毀壞去處理它。

最開始就不應視其為一個「存在」,那不會再有的東西,曾經被過度重視的虛無,連曾經應該都不算。

我說,所謂處女的這件事。

創作者介紹

慕紀客蓓如是說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