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多久我就衝到神木旁邊了,許多同事坐在神木前廣場的椅子上休息,我被商店裡傳來打竹板的聲音吸引,挺令人好奇的,怎麼星期一會有人在這兒說相聲呢?

我走進去商場一看,那男孩有國小中、高年級那麼大,大概是考完試父母請假帶孩子出遊。

我看著那男孩一遍又一遍的打著竹板,聲音那麼大,他母親大約有四十歲,老是在旁邊跟他說太吵了,要他到空曠地方打,男孩打著出去、又打著回來,媽媽又念他太大聲別在室內打。

商場裡賣著一些簡單的紀念品、雨傘、登山杖,另外是烤香腸和飲料。

我坐在那媽媽他們一行人旁邊一個木桌,桌子並不很乾淨,木條釘成的桌面沒有上漆,上頭還有些水漬。我正喝著水,Benson走進來,發現我。

他一臉的笑,「好消息!」

「什麼好消息?」

「另一間公司也下大單了!」

我雙手摀住嘴巴,他今年的業績已經達到了,現在才六月二十幾,還有半年呢!

我開心的站起來擁抱他,他也擁抱我,我們還一邊跳著,像兩個小孩子一樣。

「妳真是我的福星!」他吻我的臉頰。

這樣說不錯,我喜歡,管他我到底是不是真的福星呢!「你說是就是囉!」

 

我們坐著休息,稍微談一下新的訂單的事情,畢竟明天回台北之後,也需要再休息一下,星期三再拼吧!他也同意,他先簡單回覆對方,訂單已收到的事情。

不久JudyLouis手牽手走進來,他們買了香腸和汽水,Judy拉著他走過來我們的桌子,她讓Louis坐下來,然後拉著我的手出去。

「今晚我們跟妳換房間?」她說。

「妳要跟誰睡?」

Louis!」

我雙手摀住嘴巴,我的心臟會受不了吧!這個山怎麼那麼難爬?!

「妳已經到了……願意……就是說……」

「對!」

「可是那我就要跟……」

「對!」

「但我不想,」我們倆現在要是獨處一室,只會發生我腳軟而他會說『真要命』的事情,「他還愛妳耶!」

Judy狂笑,還伸手敲我的腦袋,「妳啊!那雙眼睛大是大,腦子記性好是好,但通常妳該看的看不清楚,該想的也想不仔細。答應不答應?」她問。

「我好不容易有機會跟妳在一起,我們很久沒好好說說話了!」

「是妳忙!」

「那我今天已經不忙啦!」

「妳幫不幫這個忙啦!」

「我真的不想。」我絕對絕對不要再做那種事情。

她生氣的走了,甩頭之前還說:「不肯就算了!」

 

下山的路上,打竹板的小男孩跟著我們走,他沿途都打著竹板,毫不厭倦。

接著小男孩不知怎地跟Benson聊了起來,然後聊著聊著,大男孩和小男孩追了起來,Benson還有這榮幸,獲准拿了小男孩的竹板來嘗試,這東西還真有學問,他什麼傢伙都打不出來,惹得男孩的媽媽笑得花枝亂顫的,真是名符其實的『師奶殺手』。

 

小男孩指著我問Benson:「她是叔叔的女朋友嗎?」

「你為什麼會這樣問呢?小弟弟。」我問他。

小男孩說:「因為你們剛才抱抱,而且很快樂。」

「只有男女朋友會這樣嗎?」我再問他。

「還有爸爸媽媽,夫妻會這樣。」

「那還有別的嗎?」

「媽媽也會抱我。」

「我拜託妳就回答他是好不好!妳不覺得這樣更困擾他嗎?」Benson說。「她是我女朋友。」

「你們很快要結婚了嗎?」男孩問。

「你捅的簍子,你自己回答。」我笑著對Benson說。

「很快!」他故意摟著我的肩膀,「只要她說願意,我們馬上結婚。」

「那阿姨不願意嗎?」

Benson看著我,意思是說現在要換我接球了,「願意!怎麼不願意!你看叔叔長得又帥,工作又認真,多少女生喜歡他呢!」

「那恭喜二位了!」男孩的媽媽說。「他們學校老師剛跟他們講過兩性關係,所以孩子最近對這個話題很留意。」

我們一起點點頭。

 

「晴雯,」他小聲叫我,我抬頭看他。「Louis剛剛跟我說,他想跟妳換房間。」

Judy剛剛也跟我說了,我沒答應。」

「喔?」

「我很久沒跟她聊天了,這個見色忘友的傢伙,抱歉,你心裡一定很不舒服吧!」

「嗯?妳不覺得我們應該成全他們嗎?」

「可是,」我想不出來怎麼措辭「可是這樣我很為難!」

我感覺他在我肩上的手僵硬了起來,我抬頭看他,看不出他的表情。「如果我說我希望妳跟Louis換呢?」

那就會兩間房間各自大戰三百回合了!但我沒說,「你知道,這種換法再怎麼換,都不是你跟Judy同一間吧!」

「晴雯!妳為什麼老要把我和她綁在一起?妳不要就說妳不要,不要把我推給她。」

「那我不要!」我要,但我不能要。

「好,我知道了!」他緩緩放下手,不知為什麼,那一刻我感覺自己完全錯了,螢火蟲全部飛走了。

 

下了山我們把行李放進房間,就用晚餐,我們倆也沒講話,同事們都在拼酒,Benson也喝了不少,我想喝,但他不停把我手上的酒杯搶去喝掉。

但我萬萬沒想到,吃完飯,Judy直接掛上『請勿打擾』的牌子,我按門鈴她也不理我。

我衣服都在房間裡,連澡都沒辦法洗,只好坐在大廳發呆。

我又不敢回餐廳去找Benson,誰知道他在氣什麼。

我不知道坐到幾點,看到Benson拿著一手台灣啤酒走進飯店,他看見我非常訝異,「妳在這幹嘛?」

Judy把我關在外面。」

Benson笑了出來,「那我還得謝謝她。」

「謝什麼?我連澡都沒辦法洗,我衣服在房間裡,怎麼敲她都不開門。」

「妳還真去敲啊!妳會不會太煞風景啊!」

「總得把我的衣服還我啊!」

「我看妳沒得選了,我拿件衣服給妳穿吧!」

我最後還是跟著他回去他房間。

 

「襯衫?」他問我。我點頭。他把我推進浴室裡,把門關上。

終於能好好洗個澡,實在是說不出的舒服,我的後腰痛,我的小腿蘿蔔也痛得不得了,我好好用熱水沖一陣子,也洗了頭髮,用飯店的毛巾包著。

我的衣服全都又髒又臭,內衣褲也無法穿回去,我只能穿著他的襯衫,幸好很大,可以蓋到我大腿的一半左右。

我出來以後,換他進去洗,我拿著手機找電源充電,然後順手開了一罐啤酒慢慢喝著。

 

他換好衣服才出來,看起來光鮮亮麗、英姿煥發,合身的灰色運動背心,露出他的肩膀和整個肩胛骨,手臂上的二頭肌、三頭肌,肩膀上的三角肌全飽滿充實的展露出來。

下身穿著運動短褲,精實的大腿就這樣優雅地繞過我身邊,坐在我對面。

「妳還喝?」

「練習練習。」

「不會喝不要勉強。」

「嗯!」我點頭。「你準備借酒澆愁?帶了一手回來!」

「對!」他開了一罐,大灌一口。

「我想陪你喝,讓你心情好一些,但我真的應該躺著,我的背很痛,這幾天躺不夠。」

「那妳今天還逞強爬山?」

「難得嘛!」

「妳喔!快去躺著。」

「你真的不用人陪?」

他站起來,拉我的手,把我拉起身,把我橫抱起來,放到床上。「天知道我多愛做這件事。」

「什麼事?」

「送妳上床。」

「聽起來挺浪漫。」

「我是全天下最不浪漫的男人。」

我笑,頭有點昏。

「哪裡痛?我幫妳按摩。」

「全身都痛。」

他笑,把我背轉身趴在床上,他開始幫我按壓後背。

 

天!我這輩子還沒被人按摩過,我不知道那麼舒服,我以前肯定做的是天使的工作。

他一路往下按,按到腰部,我呻吟出聲,實在太美好了,我眼冒金星呢!

他用手掌深深按進我的臀瓣時,我才知道,走路和坐車,屁股的肌肉都會痛的,我肯定上了天堂。

他往下按了我的大腿和小腿,今天充分運動的肌肉,被這樣按可就不愉快了,我『凹凹凹』的叫著。

他笑著再往上。

按回我的大腿時,他說:「相信我嗎?」

我點頭。

 

他把手伸進他的襯衫裡,直接用手掌揉按我的臀部,我的天,我立刻往後弓起身子,用手肘撐著自己的上半身,「噓!放鬆!晴雯,躺下去。」

他的手勁馬上放輕,我腑趴回去,他溫暖的大手一路往我的腰、背、肩按揉過去。

我遊蕩在光燦燦的境地就要睡著之前,隱約聽見他說:「真要命!」但我已經說不出話來諷刺他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紀客蓓 的頭像
慕紀客蓓

慕紀客蓓如是說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