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Benson推著手推車出來,我跟他揮揮手,他一發現我瞬間眉開眼笑,高興到破表。

他興奮的推著車子跑出來,最後幾步路,他把車子都丟了,好開心地張開雙臂朝我衝過來。

我也覺得很開心,我也張開雙臂,他衝上來,跟我擁抱,他的歡樂具有奇妙的感染力,搞得我也嘻嘻哈哈的,他擁抱著我還停不下來,一跳一跳的在開心著。

我聞到他身上的味道,好像他剛剛才盥洗過,還刮過鬍子,清新爽朗的氣味,就像他本人一樣。

「啊!回到台灣我真的是太高興了!」他誇張的讚嘆。

「歡迎歸國!」

他雙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拉開一手臂的距離看我,「伯母和弟弟還好嗎?」

「很好,我搬回家了。」

他舉起一隻手指頭,要我注意,我看著他的手指,他才慎重地低下頭輕輕的親吻我兩邊的臉頰。「Scott交待我的。」我傻傻的笑著,怎麼Benson才出國幾個星期,完全已經洋派起來,但要說洋派,他這時候才親吻,好像又晚了點,多了些刻意,當然,我也懷疑Scott有可能交待任何男人親吻我!但我絕對不會去問Scott這件事。

我趕緊打圓場,「你累壞了吧!要不要回家休息了!」

「要!幸好星期一才需要跟陳穎達報告,不然真的會死掉。」氣氛恢復正常,過動的Benson又出現了。

「那我們搭公車回台北吧!」

「好!」他走回去拉他的推車,人很多,我們穿插在人群裡,他伸手攬著我的肩膀,不讓其他推車碰著我。

 

「我想請你吃飯,幫你接風,只是不能吃太貴的。」我說。

「好啊!客隨主便,妳想請我吃什麼?」他爽朗的回答。

本來我想問他要不要先回家探望家人,我們可以約明天,明天是星期六,如果Scott來,我們可以一起接機。但他好像馬上就想吃台灣食物的樣子,於是我回答「肯定比飛機餐好吃的。」

「那真是太感謝妳了!」他露出誇張的悽慘笑容,惹得我發笑。「啊對!」他停下來,從行李箱的外層,拿了一個報紙包的東西交給我。「Scott交待的。」

我接過來,打開報紙看,是一個小巧可愛的瓷器風車,白底藍色花紋,放在我的手掌上,就跟我的掌心差不多大。

「好可愛!」我笑著看,他伸出大手用一根手指碰了一下風車的扇葉,小巧的扇葉轉了幾圈停下來,搖搖晃晃的。

「Scott要是看到妳這個笑容,肯定覺得錢沒白花。」他繼續推著我的背往前走,我們停下來有點擋住人潮了。

「這個東西很貴嗎?」我緊張了一下。

「妳得問他,但我想應該不會太貴吧!」

「下次你去出差,也得幫我帶點什麼給他。」

「好!」

 

走到公車站,他去買了兩張票,我也不跟他爭出票錢。

我們坐在椅子上等,「謝謝妳幫忙游泳社的事。」

「請我一餐就行。」

他笑著用手推我的腦袋,「幾餐都行!」

「你這次出差順利嗎?」

「還可以,等我回來聯絡好事情,還有跟其他部門詳細開過幾次會,大概會有點小成果,不過那不夠,陳穎達要的是後面兩三年的持續業績。」

「哇!真是『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工作。」

他噗哧笑出來,「形容得真好。」

 

車子來了,他把行李放在下面的行李艙,拉著我上了車,讓我坐靠窗,他靠走道,我想是因為他擠不太進去裡面。

我們聊得很開心,他本來就很幽默,而且心情總是很好,隨便什麼事情他說起來都很好玩。

他說了很多趣事,包括在火車上坐在他對面的一個小男孩在玩玩具,卻不知怎麼的,把玩具丟在他身上,掉在大腿之間,他因為手上還拿著筆電,還沒騰出手拿起那玩具,小男孩急得衝過來,伸手就要往他的跨下撈他的東西,他媽媽一直說對不起。

我突然想到Judy說他總是吸引小男孩的媽媽的事情,頗覺有道理。

說的久了,我一邊笑一邊打呵欠,昨晚做上個月的月報睡不太夠,車行很慢搖搖晃晃的,我看了一眼窗外,原來根本在塞車。

 

我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倚在他的肩膀上,他也睡著了靠著我的頭,呼吸聲非常沉穩。

我挪動了一下身體,換了個角度,他伸手按住我的頭,我又睡著了,模糊中,我感覺他很自然地親吻了我的頭頂。

 

「晴雯,快要到了!」他說,動動他的肩膀,我醒過來伸伸懶腰,覺得睡得好舒服。「要不要開個房間讓妳睡飽一點?」他開玩笑的說。

「好啊!有機會的話。」

他又拿手巴我的頭。「跟男人說這種話。」

「沒把你當男人。」

「開什麼玩笑,我可是男人中的男人!」

「是是是,連去到國外都有馬子送上門,又高又帥簡直沒缺點,但你是我的哥兒們!」

「那好吧!妳也是我的哥兒們!很公平!」

「我難道不能算紅粉知己嗎?」

他抓著我的下巴,「算~~!」他突然停著,看著我的嘴唇。

「幹嘛?!」

「妳這個口紅的顏色好漂亮!」

「口紅?」

他點頭。

「可是我今天沒有擦口紅啊!」

「沒有?!」他用我下巴上的那一隻手的拇指,抹了一下我的嘴唇。「真的沒有!」

「騙你幹嘛?」

他把手放下,從自己隨身電腦包旁邊的口袋,拿出一個小小的黑色盒子。「免稅店買的,送給妳,謝謝妳最近幫我那麼多。」

我接過來看,是香奈兒的唇膏,沒有多餘的包裝,就是個典雅大方的黑盒子。「給我?」

「覺得妳擦這個顏色,應該很適合,看看喜不喜歡。」

我小心接過紙盒,手還有點發抖,我不敢想像這有多貴,我從沒想過會擁有一枝香奈兒的唇膏,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情,只知道自己心裡一團混亂地打開了紙盒,拿出裡面黑色的唇膏,我順勢打開蓋子,然後看著那顏色發呆。

 

這是一支Chanel Rouge Coco Shine 78號,那是非常非常動人的一種偏橘的粉紅色,我無法想像自己的嘴唇塗上這個顏色,會成為什麼樣子,可能會有點俏皮、也會有點性感,但看起來絕對是21歲,同時帶點神秘。

但我沒有接受過任何男人送的唇膏,連林傑飛買的,我都不覺得是送我的,那是『她』上戲時的戲服,我離開的時候,全都留在梳妝台抽屜裡。連同他準備的所有衣服,我也都全清洗乾淨,留在那衣櫃裡,一件都沒帶走。

「我不知道要送女孩子什麼東西,我選得不對嗎?」他有點緊張的問。

「很漂亮,」我腦子亂哄哄的,只能憑直覺說話「但這東西太貴了,我還不起。」

他把我手上的唇膏拿過去,蓋上蓋子,放進紙盒裡一邊說,「是我還不起,妳現在的薪水平均起來一小時鐘點費多少了?」他把我手上的背包拉鍊拉開,把盒子放進去,再把拉鍊拉起來。「妳陪我工作那麼多個晚上,我要送妳多少東西才還得起?」

我啞口無言。

「就算是哥兒們,也不能白拿妳的。」他捏捏我的臉頰「何況花了妳那麼多次睡美容覺的時間。」

我笑了。

他按了下車鈴,接著站起身,我跟著他下了車。

 

我請他吃的是便宜的水餃和酸辣湯,那間小店在我家附近,乾乾淨淨的,水餃餡都是行動不便的老闆和老闆娘努力和的,老闆煮水餃的時候,老闆娘不停的包著,包了一盤一盤後,她一拐一拐走著放進冰箱裡。

一進門右手邊就是煮水餃的大鍋子,他們架在攤子上,可以想像很久以前他們還沒有自己的店面,就這樣推著攤子在街上賣水餃。但這個攤子看起來沒有歷史,應該是按照舊的樣式重新用不鏽鋼打造過,擦得乾淨亮麗,一個大鍋煮水餃,另一個大鍋已經煮好了整鍋的酸辣湯。

我帶Benson進去小餐館坐著,把點菜單送去老闆旁邊,跟老闆閒聊了一下,他說他們的兒子大學快畢業了,臉上盡是驕傲的笑容。

「上次在這裡幫忙的就是你兒子?」

「對!」

「真是一表人才。」我一定是小說看多了,才會全自動這樣回覆,我是記得他的長相,但應該屬於不痛不癢的那一種。

「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畢業還要當兵。」

「現在當兵時間很短了吧!」

「也要一年啊!」

「下次再跟你聊,我陪陪朋友。」

「男朋友?」

我快速搖搖頭,轉頭就跑回座位上。

 

「Scott明天的飛機,我們去接他。」

「妳要不要看他的照片?」

「他不是不給我看嗎?」

「妳說我跟他交情好還是跟妳交情好?」

「可能是跟他吧!」

他歪了歪頭,拿出手機開始滑,然後遞給我。「這些地方很漂亮,我很希望有機會帶妳一起去。」

帶我?

他有一整個相簿,他到每一個地方,自拍了自己或是把自己的人像貼在畫面上,表情很搞笑,很可能他搭火車都在做這種事情。

看起來德國、比利時和荷蘭都有,尿尿小童前面也有,在荷蘭Scott他家前面也有,我認得那棵樹。

 

我看相簿的時候,他站起來,到攤子旁邊把我們的水餃端過來,老闆直說謝謝,他又跑了一趟,端了酸辣湯。

坐下來的時候,他拍一下我的頭。「快吃!妳瘦好多!視訊裡面看起來沒那麼瘦。」

 

「很好吃,」他說,露出那種『沒有東西比得上台灣美食』的表情,「這館子在妳家附近,等下去拜訪一下妳媽媽和弟弟?」

「你不想趕緊回家休息嗎?」

「已經到附近了,沒差這幾步路。」

 

他大方讓我付了錢,一手拉著大行李,一手攬著我的肩,往我家走。

「Scott確定會來嗎?」他問我。

「我不知道,之前他傳訊說工作有問題,假期可能泡湯了。」

他點頭。「他也這樣跟我說。」

我們走在小學旁邊的紅磚路上,他行李箱的輪子在地磚上發出『嚕嚕嚕……嚕嚕嚕……』的聲音。

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他在國外發生的趣事,好像怎麼說都說不完。

就在我們聊得很開心的時候,一個大約三歲的小男孩推著他的三輪車撞上了Benson,孩子的媽媽在大老遠追著,那媽媽身材姣好,衣服合身緊緻,穿著高跟鞋,難怪追不上孩子。媽媽大老遠叫著:「寶寶,不可以!」

小男孩抬頭看著Benson,有點頑皮又有點害怕。

他蹲下來,抱著腳跟孩子說:「叔叔的腳好痛啊!你要跟叔叔說對不起,叔叔的腳就會好了。」神情怪誇張的。

小男孩別過眼睛不敢看他。

孩子的媽媽終於追上來,連忙道歉,也叫孩子道歉,但孩子就不說話。

Benson站起來,那男孩的媽媽一看仔細他的臉,居然臉紅了。

他對她笑一下,「沒關係。」

讓開一邊,推著我的背,就繼續往前走。

那一對母子還站在原地發呆。

我想Judy一定對這個很有意見,會虧他是『男孩媽殺手』之類的。

 

到了我家門口,我正要掏鑰匙,他卻伸手按了門鈴。

「我有鑰匙,幹嘛按門鈴。」

「妳剛剛沒有事先打電話回家,我直接闖進去,萬一伯母在家裡沒穿整齊什麼的,很不禮貌。」

「喔!有道理!」

 

媽媽開門發現是我和Benson,笑著迎接我們進門。

Benson洋派的跟媽媽擁抱,把媽媽搞得嘻嘻哈哈的。

但他沒有對弟弟做出太誇張的動作,反而輕聲細語的叫了弟弟的名字,「靖文你好。」

弟弟眼睛飄過他附近,這樣對他來說就已經是看過而且打過招呼了。

Benson還幫他們準備了禮物,給媽媽一條荷蘭橘的浴巾,弟弟則是荷蘭橘的運動衣,我很過意不去。

 

Benson跟媽媽聊國外的事情,同樣的,隨便幾句話就把我和媽媽弄得笑翻天,他說到在德國飯店裡游泳的事情,說那個辣妹問他房間幾號,他不肯說,那辣妹以為他是Gay。

他的故事講到一半,弟弟突然吵著要上廁所,媽媽帶弟弟去,他很自然的看著我,不覺尷尬。

「有空再慢慢跟妳說,這次出差的事情,我可能還需要妳幫忙我一些事情。」他說。

我點頭。

媽媽處理好弟弟的事情之後,再稍微聊幾句,他就說他該回家了,明天再約我出去。

我送他到門口,「明天!我們去接Scott!」他笑著說。

我點頭。

他笑瞇瞇地吻了我的額頭,拉著行李就走了,不讓我送他出門。

創作者介紹

慕紀客蓓如是說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