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站公告>長篇小說<<唇彩>>連載中 來訪歡迎多多留言, 少少潛水......格主目前處於人來瘋狀態......請多留意, 切勿野放.....

  喬站起來飛奔過去大叫:金叔!是你啊!

  老人說:我老金沒想過這輩子還能看見您哪!

  喬忘情地摟著老人:金叔!爺爺好嗎?

  金叔回答:很好啊!我們倆個老人在這美麗的山上,簡直是快樂得不得了,你爺爺年紀比我大,身體比我還好哪!不過他現在在撫琴,你得等一等,再等個幾十分鐘或幾個小時,他自己會出來的。每天他都要與這瀑布的水聲共同創造許久的生命樂章,他才肯離開,你怎樣勸也勸不動的。

  喬便和約翰繼續坐著聽,金叔說他得回房子那邊去餵雞,晚上準備給大家加菜。他便從山洞轉經某個角落,消失在轉角處。

  兩人又聽了好久好久的音樂,約翰有時還站起來手舞足蹈,換下一曲時,才好像驚醒一般再坐下來。

  有次約翰突然張口說話,喬下了一跳,就像突然從雲上跌了下來一樣。約翰說:說真的,聽完了這些,我回去真的甚麼音樂都忘了,我不知道我以前彈的那些該叫做什麼,無病呻吟嗎?

  喬說:你以為我奶奶為什麼把我爺爺趕出來,他讓人無地自容啊!

  約翰:我一直以為是你爺爺自己離開的。

  喬:是啊!但是他太愛奶奶了,如果奶奶不趕他走,他也會捨不得。

  約翰說:奶奶一定不想把一隻優美的老鷹關在籠子裡,不給他飛翔的空間,這老鷹肯定無法承受。

  喬說:我還以為你會說大熊呢!熊才喜歡住在山洞裡吧!

  約翰:這一定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聽到你說笑話。

  喬:你太誇張了!

  這時豎琴的聲音好似停了。喬和約翰都暫停呼吸,努力聽著是不是錯覺,因為他們已經有點分不清楚,到底琴聲是不是真的停了,還是他們已經把琴聲和水聲和在一起了。他們聽了幾秒鐘才能確定只剩下水聲,但同時他們覺得自己的聽覺會補上那失去的琴音,於是那琴聲又像是仍在空氣中響著一樣。

  爺爺走了過來,他的身材高大,看起來魁武有力,雙眼炯炯有神,他的鬍鬚也是一樣長到了胸口,用一個束帶綁在尖端綁成一束,頭髮和鬍鬚都是亮亮的白色。約翰看到了爺爺和喬一樣的鼻子。

  爺爺和喬深深的擁抱了許久,他似乎不驚訝看到喬來找他,就好像他們事先約好的一樣。

  喬:爺爺!您一點都沒變!

  爺爺:喬!我在山上的日子很簡單,沒事煩心,我則與大地同在,一切都與水 風 大地相伴,再和金一起抽抽菸斗,看看夕陽,我甚麼事都沒有,生活快活得很哪!

  喬:爺爺!奶奶過世了,我是來問您要不要參加她的喪禮,我想您可能也會想念她吧!

  爺爺說:喬!我非常非常想念珍,我每一首曲子都是獻給她的。但我不會去她的喪禮或是任何人的喪禮,她在我心中,我也在她心中,我們從來沒有分開。我們的心用琴聲在空氣中相會,我們只是外表分開,其實我們從未離開過彼此。

  喬不懂爺爺那種境界,但他知道連奶奶都沒辦法改變爺爺,他現在也不可能勸得動他的。他心裡想,自己應該也早知道不可能成功,只是藉此來找爺爺一趟罷了。

  爺爺又說:這座山就是我們年經時相遇的地方,這個山洞便是我們當年約會的所在,她知道我在這裡,就是在她身邊,我不再回去了,謝謝你們來看我,你們趁早下山去吧!

  爺爺便自行走向金叔走的方向,留下兩個發呆的喬和約翰。

  約翰第一個醒過來:酷喔!原來我們剛剛聽見的好像神仙一樣的音樂,通通都是情歌啊!

  喬還傻傻的看著瀑布發呆。約翰又用手肘頂了喬一下:喂!還不走啊!我們還是快點離開這裡吧!再多待一會兒,只怕我們也不想回去啦!我可不想在這裡到鬍子都要綁起來還看不到蓓兒,我寧願天天看著她吹豎笛猛點頭的傻樣,也不要在這裡孤伶伶的思念她。

  喬這就明白他為什麼會帶約翰來,要不然他真會忘記他還有個太太在山下,還有兩個孩子在等他,一個想當小提琴家一個想當鋼琴家。

  約翰和喬努力往回走,天黑之前趕到可以休息的哨口。

  約翰說:我這輩子再也無法聽豎琴的音樂會了,基本上我已經完全無法聽這個樂器的聲音了,只怕任何聲音都要玷汙了今天聽到的神聖感受呢!

  喬說:音樂中能說那麼多的事情,你從來不感到神奇嗎?

  約翰說:我有啊!不然我還彈什麼,但是我可不想娶音樂回家當老婆喔!

  喬:......

 

 

 

 

 

-------------------------------------------

音樂童話1--珍婆婆的桃子
音樂童話2--喬的豬鼻子

音樂童話3--我再也不要吹豎笛了!

音樂童話4--懷念的山谷
音樂童話5--果子果子乒乓球
音樂童話6--珍婆婆過世了
音樂童話7--天使在人間(上)
音樂童話8--天使在人間(下)  像喬還是約翰
音樂童話9--土地的呼喚  土地的呼喚幕後花絮

 

創作者介紹

慕紀客蓓如是說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Ellen Kuo
  • 真有想像力,真好看!

    加油繼續寫,我支持你!
  • :D 謝謝姐姐!
    我也要像Natalie一樣, 跟你預約, 每次她去演講, 就派一個朋友去跟她抱抱, 說她很棒 :P 這就是以後我每次寫東西時跟你的預約唷 ^^

    慕紀客蓓 於 2010/12/30 11:46 回覆

  • Ellen Kuo
  • ok,沒問題啦!
  • :D

    慕紀客蓓 於 2010/12/30 16:03 回覆

  • MusikerBel
  • Kevin聽完一直笑一直笑,他學著約翰的語氣說(當然那是我讀給他聽的語氣啦):我可不想娶音樂回家當老婆喔!
    然後緊接著他用他自己講話的語氣說:啊音樂是要怎樣娶回家當老婆?
    我們兩個就這樣癡癡的笑著。
    然後Kevin又會重複一次,直到我禁止他講話,他安靜了一陣子才睡著。
  • Ellen Kuo
  • 他清楚什麼叫「娶回家當老婆」喔?真夠實際的。
  • 恩 他爸爸常常叫我喵喵, 我們家對愛人或是情人或是老婆的代號就是喵喵, Kevin好像很久之前就懂得喵喵的意思了, 而他也很明白音樂和喵喵的差別, 所以他覺得很不同吧

    慕紀客蓓 於 2011/01/02 10: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