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站公告>長篇小說<<唇彩>>連載中 來訪歡迎多多留言, 少少潛水......格主目前處於人來瘋狀態......請多留意, 切勿野放.....

目前分類:短篇小說 (5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需輸入密碼才可閱讀
  • 密碼提示:如已滿18, 請打入 5118, 即可閱讀
  • 請輸入密碼:

在這個大時代,每個人都不知道明天在哪裡,我們這群半大不小的知識份子,課堂有一節沒一節,倒是每天花不少時間討論各地戰情。

當然,節節敗退的消息,大家都像胃裡擱著醋瓶子,時不時得往心頭酸上一回。

 

我和洪哲明是同鄉,打陝西來到重慶。他骨架小又瘦,大我幾個月,但看起來比我小一些。

, , ,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Jul 18 Thu 2013 23:39
  • 盒子

我一直想,如果打開這個盒子,會怎麼樣?
這個木製的盒子,上面精緻的雕花,帶刺的玫瑰藤蔓纏繞著,手摸起來卻非常平滑,感覺每一吋表面都被仔細的打磨過,甚至曾經長久被什麼人用手日日夜夜非常疼惜的撫摸過。
我很想打開看看,這裡面有什麼?
會有小仙子飛出來嗎?會有燈神嗎?會給我三個願望嗎?
但無論我怎麼找,都找不到這盒子的開口。
沒有鎖、沒有縫,知道是只木盒子,卻打不開。

難道就只是塊木頭?說不定是個紙鎮,不!太大了!
也許是個裝飾品,是個雕刻得很細緻的木頭。

, , ,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丈夫陪著她,到下榻的旅社,只是個簡單的汽車旅館。

一排排的房間,居然巧遇晚上演出的同事,不是很熟的人,對方沒看見他們,所以也不必打招呼,只見同事摟著女友,進了門去。

她的房間在另一個轉角,送到地方,丈夫親吻了她的臉頰,便離開了,讓她自己安靜準備演出。

 

, , , ,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他倆隔著餐桌坐著,各自抱著一台筆電,wi-fi分享著,兩人卻連到網路不同的世界。

他喜歡聽流行歌曲,她喜歡聽古典音樂。於是,他戴著耳機聽著YouTube上,兩岸三地歌唱比賽節目的精彩曲目。

她在部落格上寫著他們的故事,心中響著的是Bruch的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作品26,第三樂章,有活力的快板。

他沒來由的傻笑著,不知道他的電腦畫面演出怎樣的情節。

,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寶潔伶是一隻土狼,有著典型的黑嘴巴,如同荒漠大地的毛色,上頭鑲著黑色的圓圈。

她不動的時候,遠遠看來,如同隱形在原野中,像一塊朽木或一塊暗沉的石頭。俯身草間,如同貧瘠的土丘或是蟻塚。

寶潔伶看中了一頭正在生產的蹬羚,這群蹬羚到寶潔伶的地盤,今天是第三天。這頭雌蹬羚因為臨盆陣痛,已經落後隊伍半天了。

雌蹬羚選了草原深處,希望躲藏在裡面,讓小蹬羚出生。

, , ,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電腦螢幕上顯示著「便利貼」軟體的提醒,早上1030在第一會議室的週會,還有下午130開始在產線的10台試產,他剛剛掛上確認備料的電話,右手還按在話筒上,左手的鋼筆停在桌上的記事本,剛剛勾起確認的小格子,腰間的手機響了。

放下鋼筆,他拿起手機一看,是在德國留學的凱。

「那麼晚還不睡?」

『今天下雪了。』凱說,聲音興奮得像第一次看見雪一樣。

,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好友PeiRu說:「我從來就不覺得任何人可以說髒話!不管任何情境或時機,其實沒有任何時候是不說髒話就會不行的。會說髒話也只是對於不能改變的狀況一種有聲音的抗議,但是又怕別人聽得不夠清楚,所以要用髒話來加強語氣。那是一種傳染病,就是聽久了,你就會認為說髒話沒關係,接著就是下次遇到不開心的事情也同樣以髒話來發洩,那真的只是發洩,一點意義也沒有的。

以上純屬個人意見,不代表我可以完全做到!持續努力抵抗生活周遭會出現的髒話與怒罵。

 

, , , , , , , ,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我下一次,再巧遇阿菊姨時(我去她家上課,她不一定在家),是我這輩子,在一次對話中,同時聽到最多髒話的一次。

 

我在上課時,就不時聽見辱罵聲,我知道是阿菊姨的聲音,於是我問她大女兒巧巧:「媽媽在生氣嗎?」

, , , , ,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阿菊姨穿著桃紅色的睡衣,細肩帶,三角形的罩杯,裙子很長,裙擺有同色毛茸茸的滾邊。

我不知道阿菊姨幾歲,我是她高年級的大女兒和中年級小女兒的鋼琴家教,照說她應該沒有大我很多,也許十歲左右。但因為她是我母親的朋友,所以我以前就叫她阿菊姨。

我沒想到會撞見她穿著性感睡衣的模樣,她家是個三合院,通常我都從靠近廚房那個門進出,隔壁就是兩個女生的房間,鋼琴在那間裡面。

這天因為上課上晚了,廚房暗暗的,我不會開那裡的燈,也不會開廚房的欄杆鐵門,只好順著三合院,往燈亮的客廳走去,順道和阿菊姨打招呼道別。

, , , ,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 Dec 17 Mon 2012 13:22
  • 制服

窗外的光線比昨天看起來暗許多,陽光在厚厚的雲層後面,雲的形狀完全看不出來,天空是淡灰色的,從近到無限可見的遠處,都是同樣的色澤。

翻開棉被,冷空氣往她連身長裙睡衣下裸露的雙腳襲來,她把腳丫子穿進毛茸茸的拖鞋裡,帶著冬天早晨一貫的不清醒,晃進浴室裡盥洗。

對面一樓的小狗在叫著,不算吵,反而有點儀式性,或許他的主人早上要出門,或許是另一隻小狗經過牠的領地,總之每次這個時候,就會聽見那隻白色的狗兒叫,說不定她正是聽見了那叫聲,才起床的。

 

, ,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Dec 17 Mon 2012 00:18
  • 練琴

練琴

 

坐下的那一刻,他本不想彈舒伯特的A大調奏鳴曲,他想著那太過溫柔甜膩的音樂,與他的心情不合。

但或許是最近的習慣,他總是照著音樂會曲目的順序,這樣演奏一遍。

,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黑白貓躺在她的電腦鍵盤上,她倒了杯熱茶,回到桌前,貓佔據了她的電腦,而且已經懶洋洋的睡著不肯動了。

她看著對話視窗閃爍著奇怪的文字,大概是貓打的。

對方說:「想睡啦?打瞌睡嗎?看不懂!」

 

, ,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假如世界上沒有男人,只有女人,那是不是太好了呢?她想。


假如只有女人,那這世界就太平了吧!一定是吧?


, , , , ,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Jun 17 Sun 2012 21:26
  • 背影

沒說話

低著頭往前走

偶爾停下來,等著身旁晃盪的小狗

,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正要入睡時分,粉色枕頭已經柔軟得和我的肩膀與頸項完美結合,枕巾上幽幽陽光曬過的氣息,讓我昏昏欲睡。一邊進入夢鄉,一邊卻掛記著窗外飄著的雨絲。

我的思緒回到多年前的下午,我正站在那棵蒼鬱巍然的大樹下,陽光點點穿過樹葉與樹葉的縫隙,撒得我身上一顆一顆形狀紛亂的光點。我低頭看著身上的紫羅蘭色洋裝,陽光的光點在衣服上閃爍著,衣服的織線閃耀著細微金色的光芒。

在那棵樹下有著許多動人的回憶,一一回到我的思緒裡,我想睡也無法睡得安穩了。

我想雨絲終究會打濕了我掛在陽台的那件紫羅蘭色洋裝,當我穿著那衣服時,總是覺得身上仍然帶著那些陽光撒下的光點,衣服的織線也應該隨時發著光吧!但其實低頭一看,衣服的顏色漸漸如同夢境一樣,愈往深的地方看就愈看不清楚,愈想回憶,那夢就跑得愈快。

, ,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May 24 Thu 2012 12:14
  • 深井

我頭也不回的離開,正如我義無反顧地來。

走進你的生命,然後走出這口井,深深的、沒有光亮的井。


,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蒂蒂說:「Babu!Babu!

蒂蒂躺在爸爸媽媽的床上,媽媽今晚不在家,蒂蒂拿了自己專用的毛巾被子(不肯洗的那一床),還有長頸鹿絨毛娃娃,爬上了爸爸媽媽的雙人床,躺在媽媽平常睡的那一側,準備睡覺。

爸爸還在看睡前的書,厚厚的一本,裡面一張圖畫都沒有,全都是字的那一種。

手機鈴聲響。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她又吐了,今天是第幾次都數不清了。

  懷孕到現在五個月,一公斤沒增加,反瘦得下巴尖尖的。

  肚子裡是個女孩,孩子的爸已經不再回家了。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下著那麼大的雨,她站在捷運出口,大提琴站在她的腳前,背包裡雖然有把摺傘,但提起大提琴就沒有辦法撐傘了,因為她必須用兩隻手才有辦法平衡。

  計算著到老師家,還有大約三個路口,淋雨過去好嗎?下那麼大,阿貓阿狗地往下傾倒的雨勢,過一個路口就夠淋得全身濕了,更何況要走三個路口。

  還是要跟老師請假?但她最不願意的就是請假。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