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出手機來看,發現臉書有被標示的照片,我一看,居然是Judy拍了我和Benson一起入睡的照片,我不知道Scott看了會有什麼感覺,他是我的好友,有我被標示的照片,他肯定會收到通知,不過他現在應該還在睡覺,我在想要不要把標示解除。

我看著這張照片,居然覺得看起來很舒服,不知道怎麼解釋這種感覺。

我在他身邊,老是睡得七葷八素的,一點都不拘束。

為什麼我靠在他身上,他的身子卻是整個挺著的,男人的骨架就那麼硬?他們的腰就都不會累?

我看著照片裡他的胸膛,想到星期六早上看到他全裸的模樣,臉燙起來。

我拿著咖啡喝,聽見他應該已經睡著了,平穩而深沈的呼吸聲。

 

我想到林傑飛,我幫他按摩完,他經常會小睡,男人入睡以後那種完全不設防的模樣,很令人心動,讓我的胸口有種近乎母性的感覺升起。

五個月的相處,我們只有一天一起入睡過,那天我為了什麼哭著?對!因為他要幫我付衣服的錢,我生氣,他扯爛了我一套衣服,他也生氣的走了,還留了一疊鈔票給我。

我離開他那間套房的時候,他買給我的衣服,我一件都沒帶,也根本不想帶。

可是Benson前前後後已經不知道買了多少東西給我,我卻覺得很自然而且願意,他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然後我想起我不喜歡讓人碰觸的事情,我怕Frank的手怕得要命,我不喜歡搭很擠的電梯,剛開始,我也不喜歡跟Benson坐在同一側吃飯,他總是和Judy坐,其實,我連林傑飛的手也有點怕,在那邊的時候,他感覺很兇、很疏遠。

從什麼時候開始,Benson的手總是不經意的碰著我,而我一點意見都沒有?

從他出差回來嗎?不!在更早之前,我還記得我不願意轉身讓總經理看我的衣服,但Benson一看到我,就拉著我的手臂讓我轉了一圈。

我覺得非常奇怪。

 

Judy開始用麥克風講話,簡單說了等下到溪頭的行程,我們要把行李放在大廳,然後用餐,餐後開始爬山,記得帶水和雨具。

Benson動了一下,我拍拍他的胸口,他又睡穩了。

我想到他的吻,想到他的手握著我胸脯時的感覺,我驚覺到一件事,天大的一件事,我是愛這個男人的,而且發生得太自然,好像如同呼吸、喝水一樣的自然法,絲毫不留痕跡的嵌入我的生命中,我都沒有發現到這份愛的存在。

 

我明白了為什麼跟林傑飛的親密關係一直會帶著缺憾和痛苦,為什麼我的心一直在尋找某種出路,為什麼我必須把自己的心牢牢綁起來才能去扮演『她』。

Benson一直了解我,我把他當哥兒們、當好朋友,但同時我是希望林傑飛也能有這樣的特質的,可在他身上我找不到這種回饋。我不是沒愛過林傑飛,卻是沒那麼愛,無法愛到心底深處、愛到靈魂交通的地步,我無時無刻不嚮往著互相了解、平等、相知相惜相守的那種愛。

不必驚天動地,很平凡的相守,我就很滿足了。

 

我一開始被林傑飛追求的手段打動,又被任務的緊迫性催促,我骨子裡也有那麼些想要冒險的衝動,在某種安全的範圍內,體驗一下驚險的人生,年輕如我,意氣風發,沒有什麼不敢的。

但把這些東西移開之後,我才發現自己竟是依賴在Benson身邊的。我喜歡跟他想處的每一分每一秒,沒有壓力,而且充滿自信。

我對他的那種愛,寬廣到沒有邊境,是生活、生命的一部份。像一片海洋,因為之前一直沒有浪花,表面一直平靜,我以為那只是一面鏡子、一面友誼之池,靜好溫和。

直到他吻我的那一刻,我才知道風平浪靜根本是假象,他隨便一撩,我就是驚濤駭浪、翻滾不已。

問題是,他愛我嗎?

 

我的頭很昏,我知道他工作上需要我,他或許比照顧朋友多一些些的細膩在照顧我,但我不知道他愛我嗎?

Judy又該怎麼辦?

她放棄他了嗎?我還記得非常清楚,她曾用那種熱戀中少女的表情說:「愛死了!」

我轉頭看Judy,她坐在Louis的旁邊,兩人開心地有說有笑,我還記得Email裡面叫我們穿運動服,方便爬山,這小姐穿得是露肩的小可愛,心機可深了。

我拿著咖啡喝,無法消化我剛剛體認到的事實,我以為我愛的是林傑飛,我是怎麼回事?

 

Benson愛的是Judy

我的天!

我利用了他的事業心,讓他埋頭苦幹,讓他完成那麼多的工作,是因為我想幫助他,還是我想絆住他,讓他沒時間跟Judy在一起?

是他說要帶我去歐洲的,一樣,我讓他依賴我,讓他覺得他需要帶我去歐洲,我們可以成為一個Team,可以闖一番天下。

他對我很好,但一直並沒有超越友誼的程度,在餐廳吻我只是為了幫我解危、陪我演戲;在飯店房間裡,我們的火花,就像他說的,只是發情男女的擦槍走火事件。

 

車子開始在爬山,他睡得不安穩,漸漸醒了。

「妳咖啡喝完了嗎?」

我搖頭。

他伸手就拿去喝了,咖啡已經冷了,他像灌水一樣咕嚕咕嚕的喝完半杯,接著再拿起Judy早先發的礦泉水,一口氣灌了半瓶。

「幹嘛?」他發現我在看他。

我搖頭。

 

我的天!我跟當初Judy一樣,看著他發呆,我趕緊轉頭看窗外。

綠色的竹子漸漸佔領山路,溪頭竹子特有的青綠,特有的優雅對稱以及美妙的彎度,讓彎曲的山路展現出令人醉心的風情,這是我為什麼很想參加這次旅遊的主要原因。

他撫摸我的頭髮,我背上起了一陣一陣的電流,我感覺他抓了我一撮頭髮,我轉過來看,他嗅著我的頭髮,看我轉過頭,他吻了他手心上我的髮,理論上來說,頭髮沒感覺,但這一刻,我整顆頭都麻了。

「為什麼那個表情?」

「我是什麼表情?」

「害怕?」

我點頭。

他把我的頭髮放下來,「抱歉!我只是覺得很香。」

「星期六早上到現在沒洗過,不可能香。」

「妳不能幫我決定我的感覺。」

 

我們之間氣氛變得有點怪,是因為我意識到自己的不當行為,因此不再能坦然,還是他有什麼變化,我不清楚,但我的呼吸開始不太正常,他每一個動作,我都心跳不已。

「妳到底怎麼了?」他問。

我搖頭。

「妳睡太少頭痛嗎?臉看起來紅紅的。」

我伸手摸自己的臉,好燙。

他伸手摸我的額頭,又摸摸自己,他把我的額頭頂著他的額頭,我僵硬到不行,我不能跟他靠那麼近。

近得兩隻眼睛看起來只像一隻眼睛,像怪獸電力公司的大眼怪。

「沒發燒!」他看著我「呼吸啊妳!」

我意識到自己沒在吸氣,趕緊深深吸了幾口氣。

「嘿!妳真的沒事嗎?看起來好怪!」

我伸手往上,把冷氣調大對著自己吹,我把頭髮梳順綁起來。

 

他附在我耳朵邊小聲的說:「早上陳穎達說了分部的事情。」

我本來是很想知道總經理說了什麼,但是Benson靠我耳朵太近,我受不了他的電波,我整個後頸和後背都在麻。

「妳到底怎麼了?」他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把我向他拉,我軟綿綿的倒在他身上。

「好了好了,不說了,我看妳真的病了,等下怎麼爬山啊!」

我閉上雙眼,覺得自己是個白痴,藏都不會藏,這樣下去幾分鐘就會被發現了。

「等下我在飯店陪妳吧!」

「我要爬!」

「妳這樣怎麼爬?不會要我背妳吧!」

「我等一下就好了。」跟你拉開距離之後。

「等下再看吧!」他摟著我,讓我在他懷裡休息。

我的天!我想躲在這懷裡,哪兒也不去。

「是背痛嗎?」

我點頭。

「都怪我,沒讓妳休息夠。」

「我要爬山!」我知道我不堅持,他等下就會叫我去飯店睡覺。

「到時候滾下山了。」

「我要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紀客蓓 的頭像
慕紀客蓓

慕紀客蓓如是說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