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停了車,我們還不能check in,大家把行李放在大廳旁集中在一起,飯店服務生用網子圍住。

我們往便利商店樓上的餐廳吃飯,Benson一直走在我身邊,扶著我的腰。

如果他不扶我,我可能可以走好一點,他扶著我,我身體就發軟。

 

我們倆沒吃早餐,這一頓可卯足了勁吃。

Judy伙食辦得很好,十菜一湯加水果甜點,白飯吃到飽,我吃了三個小碗,Benson不知道吃了幾碗。

Judy一直跟Louis有說有笑,他們很親密,我看到Benson看他們的眼神,他似乎羨慕不已,而我是心痛難耐。

我們這桌舉杯敬他們兩位主辦人,Benson看她的眼神,說不出的驕傲,天!我的淚堤快要崩潰了。

Judy說,晚餐會有啤酒,現在大家先留點力氣等下爬山。

看她把事情想得多麼細膩,若是她願意學點英文幫著Benson,哪還有我的位置?

 

吃完飯,我晃著去上了廁所,用清冷的水潑臉,讓自己清醒。

假如Benson還是愛著Judy,他會要多久才能把她忘記?

她那麼可愛,看她今天穿的衣服,玲瓏有緻的身材,白皙的皮膚,誰不愛?

Judy看起來好像是跟Louis走得近多了,我晚上要問問她,我得想辦法旁敲側擊,知道她的真心才行。

從廁所出來,Benson在等我。

「真能爬?」

我點頭。

 

才剛開始往山上走,大家起哄要買霜淇淋,我自顧自地開始爬山,Benson跟著我。

我一直保持著走路的步調,走太慢會拖,身體容易覺得沉,如果不是因為背痛,我能走得更快。

上山的路很寬廣,也都維修得很好,但有的地方坡度真的很陡,我保持快步上行,到了平緩一些的地方,也得停著喘一下。四周的樹木多是各種杉木,有規劃的栽種實驗著,某些立牌說明著林場的規模和方針,我無心多看。

Benson一直跟著我,我專心的爬著山,一句話都沒聊。

「是我太快了嗎?」Benson問。

他走在我後面,怎麼會太快,我根本懷疑他是怕我滾下山去。

我繼續往前走,沒理他。

「好啦!不要這樣嘛!我不會逼妳還的啦!」

「還什麼?」我停下來一邊喘一邊問。

「我是開玩笑的,妳不想,我不會逼妳!」

「說什麼?」

「我說妳欠我的事情啊!」

「我欠你什麼?」

「妳說沒有就沒有啦!」他聽起來有點像在挖苦什麼的,他靠我太近,我有點聞到他的汗味,我的腿發軟,我退後了一步。「就說沒有了,還在怕!」

他伸手要牽我的手,我又往後退了一步。「好好好!不牽不牽!就不相信我?」

我往山上繼續爬,空氣很重,快要下雨,而且肯定會是傾盆大雨。

「我只是以為……」

我停下來看他。

「好了好了!不說不說!那麼兇幹嘛?」

「我哪有兇?我很喘!」

「很喘妳慢慢走啊!」

「走太慢我就走不動了!」

「走不動我背妳啊!」

「你不是說不背。」

「我怎麼可能?」

「你這樣也說,那樣也說,我根本聽不懂。」

他看起來不知所措。

 

我只好繼續往上爬,果然雨下下來了,我拿出背包裡的摺傘撐開,他也拿出自己的傘,跟著我走。

「如果你先遇到我,再認識Judy,結果會怎樣?」我問。

「我本來就是先認識妳,才認識她呀!」

「對喔!那如果先認識她,才認識我?」我是白痴,那答案不是更明顯。

「我不認為這會有什麼差別。」

果然!

 

「你覺得,我跟林傑飛看起來相配嗎?」我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

他的臉色馬上陰沉下來,喔!對!我因為要讓林傑飛生氣,故意吻他,他還沒釋懷。「妳覺得好就好啊!」

「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他問。

「我為了讓他生氣而吻你。」

他嘆了口氣,「沒關係!我也討回公道了!」

「是我的錯,你還喜歡Judy,我不應該這樣做。」

他站住。我往上爬了好幾步才發現他沒跟上來。我往後看,雨傘遮著他的臉。

 

我走下去看著他的眼睛,眼睛有點紅紅的,他沒睡飽?還是他在哭?

「對不起啦!」我抓他的手臂「我害你都沒時間跟她在一起,現在她很可能被Louis追走了。」

「她愛跟誰在一起,不關我的事!」他甩開我的手,奮力的往上爬。

我在後面追不上,又喘又累,「你等等我啊!」我叫。

他不停,我只好努力追,「Benson!你慢一點啦!」我打著傘,睡不夠人又搖晃。

「顏秉森!你停!」我兇惡地大叫。

他站著,沒轉過身。

我好不容易才爬到他旁邊,還差點跌倒。

我喘著氣拉他的手臂,「不要生我的氣嘛!」

「我是生我自己的氣!」

「那可以也不要嗎?出來玩不要這樣嘛!」

「我警告妳,妳再叫一次我的名字,我才不管妳心裡想什麼,我絕對只管自己要做什麼!」他指著我的鼻子。

「好嘛好嘛!我不叫就是了!那你還不是都叫我的名字。」

「妳沒有英文名字作掩護,我沒辦法!」

「你是說,叫你的中文名字,你就沒有掩護?」

「對!」他繼續往前走,我怕他走太快,拉著他的手臂。

「要掩護做什麼?」

「免得心會碎掉,妳知道嗎?就像很美麗的琉璃、瓷器,一掉在地上,整個碎掉那樣!」

「為什麼叫你的名字,你的心會碎掉?」

他又嘆氣。「總之妳現在不要叫。」

「喔!我不喜歡你一直嘆氣,以前你都不會這樣,好像無論什麼事情,你都有力量面對的樣子。」

「我真不曉得是誰讓我變成這樣!」他抱怨。

「對不起嘛!」

「又對不起什麼?」

「我不知道我會把你弄成這樣!」

「對!就是妳!全都是妳!」

 

我停下來,我想哭,我不想他被我弄生氣,他一直都很開心的,整天像充滿電的打鼓兔子,能量過剩的過動兒,在辦公室總是站著講電話或一邊走一邊講電話,絕不多坐一秒鐘。朝九晚十中間還可以衝去游泳的勁量電池,就算我害他不能跟Judy在一起,我也不希望他變成這樣。

他走回來,看見我在哭「妳哭?為什麼?」

「我也不想惹你生氣,但我總是把事情全都搞砸,林傑飛也是這樣,你也是這樣。」

「他看起來一點都不生氣。」

「那是什麼意思?」

「妳跟他要名片的時候,只怕妳當場要叫他後空翻,他也沒有一個不字。」

「那有什麼用?是他不要的,是他不要繼續下去,他不要我,你聽清楚了沒有,他不要我,沒有理由、沒有解釋,用簡訊傳了一行字『我們還是分開吧』加一個驚嘆號,就這樣離開我。」

「問題是妳還是愛他呀!為了想讓他吃醋,不惜在他面前吻我,把我當擋箭牌。」

果然他就是不高興我拿他當擋箭牌「我愛他個屁!」

「妳不愛他,何必在乎他做了什麼事情?」

「我那時以為我愛他嘛!」

「那妳現在不愛他?」

我搖頭。

「不要逞強!我又不會笑妳,我也沒比妳好多少。」

我搖頭。

「我。不。愛。他。」我一個字一個字說「你聽清楚,我不愛他,我愛過他,不夠深,而且已經過去了,他也愛過我,因為我不知道天殺的什麼理由,他不要這段感情,然後我也不知道他幹嘛那天跑來參加餐會。」

「想看妳吧!」

「他手機裡全是我的照片,我睡覺時偷拍的照片,大變態!」我拉著他開始走。

「是嗎?」

「有機會看的時候不看,把我推出門外,再抱著手機看照片,這是那門子的愛?大變態!」

「有時候也不知道下次什麼時候可以看見哪!」他說。

我停下來。「你也拍我睡覺的照片嗎?」

他緩緩點了頭。

我伸手,他把手機交給我,他跟我一樣手機都沒鎖,我打開看他的相簿。

我把所有我睡覺的照片全刪了,把手機還給他。

他低著頭。

我拉著他往上爬「不准拍我睡覺的照片。」

「不准就不准嘛!」

「只准看,不准拍。」

「為什麼?」

「拍到你就不想看啦!我不要你跟那個變態一樣,只願意抱著照片思念。」有個什麼閃過我的腦袋,但我還沒抓到,它像不發光的螢火蟲,在黑暗中根本找不到。「我天天在你旁邊睡得亂七八糟,你真想看,就看,如果你喜歡,我希望你天天想著要看,我不要你看著虛擬的畫面,我就在這裡,為什麼要看照片!」

 

「妳沒發現Scott的照片?」

我忘了他拍了Scott,但現在Scott不重要,重要的是Benson什麼時候會愛上我?我應該怎麼做他才會愛上我?「他不重要!」

他抬起眉毛看我,不相信我會說這樣的話,今天之前我也不相信。

OK! 妳說了算!」

「喂!你還愛Judy嗎?」

他笑起來,搖搖頭嘆了氣,那個笑比哭還像哭。

我的天!這比我想像中難多了!

 

氣死我!我開始頭也不回的往上爬!長得沒她好看、個性沒她可愛、還有媽媽和弟弟要養,不像她是家財萬貫的獨生女,我拿什麼跟人家比。

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沒跟總部聯絡,我拿起我的手機就撥,電話好不容易接到總掌櫃的那邊,「總之我看過他的手機,一切正常得不得了,『執行費』你愛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九月以後我領不到,我也不會跟你要。」

我掛了電話,把這個爛手機內容全部刪除,把手機摔下山去。

媽的,我不要再跟總部有任何牽連,搞出林傑飛這個飛機來亂我,錢又愛給不給的,還不如陳穎達直接,說做不好會革職,絕對做得到,說做得好會加薪、會升職,也絕對做到。

我拿出公司手機,打電話給我的客服止付我那個手機的通話費。

 

原本都走大馬路,在空中走廊附近,有一條樓梯,我就走樓梯上去,然後轉往空中走廊。雨已經停了,空氣變涼,我收起傘。

有些同事已經走進去了空中走廊,我也傻傻的走進去。

不錯,很有意思,架得高高的木製高架通道,就在樹冠層旁邊,可以看見樹木不同的風貌。

但走到中間,我發現這高架木橋其實有點搖晃,我還以為是自己睡不夠頭昏。然後順著往下看,才真正感覺到自己爬得太高了。腳下的鐵格子很細,不仔細看也不覺得怎樣,一仔細看,發現自己騰空了,又覺得自己會化成碎片掉下去,我站在原地不敢亂動。

許多同事經過我,跟我打招呼,在轉角處拍照。我抓著欄杆不敢動,尤其是有人經過的時候,橋晃得更厲害。

「走啊!幹嘛發呆!」Benson什麼時候跟上來。

「我會走!」

「那妳走啊!」

「我又沒擋著你!」

「妳怕?」

「一點點。」

「妳怎麼什麼都怕呀!」

「我哪有?」

「又怕被人碰,又怕高!」

「我哪有?」

「最好沒有!」

「好啦!我怕!」我想到我的目標是要讓他愛上我,我衝進他懷裡,緊緊抓著他的衣服,讓他帶著我走。

他又嘆氣,「我真搞不懂妳!」

完了!腎上腺素!

好不容易走完一圈,我又攤在他身上,他把我放在出入口的石椅上坐著,讓我靠著他休息。

但是他不知道,就是他身上的氣味,讓我腳軟。

不過我現在也沒辦法抗議,我心跳還太快,下次出來爬山,一定要先睡飽。

 

「真要命!」他說。

我無力地抬起上身看他。

「妳休息夠的話,先往前走,我要……check一下Email。」

OK! 所以這裡面那個奇妙的性張力,還是不知道為什麼在那裡,不只是我,他也……男人都能分得清楚這些,什麼是做愛、什麼是性交,一分一毫都不會亂,所以他對我有欲望,也不代表什麼。

但我已經打定主意,我這輩子不會再幹性交那種事,因為我可分不清楚。

 

我站起來,拍拍屁股往前走。

他真的拿出手機來。

我也拿出手機邊走邊看,發現Scott在我和Benson那張睡覺的照片上按了讚,還留言:『你們看起來很相配。』

真不像Scott會說的話,他不是無論如何都要做我的『朋友』嗎?

全部都去死!

「謝謝!」我在他後面留言。

接著他回私訊給我。

「妳覺得幸福嗎?」

「非常幸福。」

「那我為妳高興。」

「謝謝。我正在爬山,有空再聊!」

「好!掰掰!」

我無禮到了極點,但我又能怎樣?要去荷蘭的事情八字還沒一撇,Scott最近也忙,沒空多聊,雖然我挺想念我們以前經常聊到各種書籍的內容,遠距友誼太撲朔迷離了,我連我身邊每天見面的人,都搞不定,我要怎麼管到時差六、七小時之外的人呢?

創作者介紹

慕紀客蓓如是說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