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被門鈴聲吵醒的,我晃悠悠地爬起來要開門,Benson把我拉住,把我身上他那件襯衫往下拉平,把我推到身後,他去開了門,我才想起來自己只穿著這一件。

門外遞進來我的包包,Judy咯咯笑的聲音傳進來,我正想去跟她理論,Benson已經把門關上了。

我看了看手錶,才六點半,我便上了個廁所,躺回床上去,Benson坐在椅子上看我。

「妳不想知道昨天陳穎達說了什麼嗎?」

我坐起來,「想。可是我想躺著,我的腰還有點痠。」我又躺下去。

他走過來坐在床沿,扶著我的腰把我背轉過去,他的手隔著衣服揉著我的後腰。

我呻吟著,他在我身後躺下,像兩根湯匙一樣把我抱在懷裡,一隻手讓我枕著,另一隻手放在我的腰上,他的身體貼著我的身體,好舒服的感覺,好像我們根本就應該這樣入睡,最好永遠都這樣。

「他要我把計畫擬好,我想可能九月就可以過去了。」

「你總是讓我驚奇,什麼事情,只要你想,你就可以辦到。」

「是嗎?」

我點頭。

「那為什麼我想要的女人,卻總是要不到?」

「如果你願意看看其他女人的話,可能早就成功了。」

「也對,但我不是那麼容易放棄的人。」

「也對,如果你不是那麼專情,我也不會那麼喜歡你。」

「妳喜歡我?」

我點頭。

「喜歡到什麼程度?」

我聳聳肩,「我不懂怎麼衡量程度。」因為什麼程度都會破表。

「我說我喜歡妳,妳會害怕嗎?」

我搖頭。「那你喜歡我到什麼程度?」

「說出來嚇死妳。」

「喔!只是想要『性交』的程度嗎?」

他笑。「妳覺得我想要那麼做嗎?」

「你的『真要命』頂著我。」

他又笑。「但我只跟想要的女人做。」

「那你怎麼判斷女人想不想要?」

「我有辦法讓她們想要,只要我想的話。」他停頓了一下「連妳在內。」

「嗯。我知道。」

「晴雯!」

「嗯?」

「妳說妳不愛他,是真的嗎?」

我點頭。

「那妳愛誰?Scott?」為什麼他聽起來有一點希望我愛Scott呢?

我搖頭。

「不會是陳穎達吧!」

我搖頭。

「在我知道他愛我之前,我不能說出來,因為我不能給他壓力。」

「連我也不能說?」

我搖頭。

「為什麼妳就不會愛上我?」什麼?!

我轉過身看他。

「我就那麼不好嗎?我跟妳在一起,妳不快樂嗎?妳不是答應我要跟我去歐洲嗎?」

「你為什麼想要我愛你?」

「我的天哪!妳還要把我的心踩碎幾次才甘願!我恨死了妳不喜歡我,就把我推給Judy,我要是想要她……」

「顏秉森,」我慢慢的叫他的名字,他倒吸一口氣。「告訴我,你愛誰?」

「我警告過妳不准叫我的名字。」

「你說了,我叫你的名字,你就不會管我心裡想什麼,只管你自己要做什麼。」

「我很清楚我想做什麼。」

「告訴我!」我看著他的眼睛,我希望我可以聽見答案「反正你的心已經碎了很多次了,沒差這一次。你愛誰?」

「全世界都知道答案。」

「我不知道。」

「妳為什麼不知道?我每天跟在妳身邊,除了回家睡覺之外,都在陪妳。我做所有事情都是為了妳,為了讓妳開心,為了看到妳笑。」他摸著我的臉「妳想要什麼,我都想給妳。但無論我怎麼做,結果都一樣。」

「我只問你三個字,你講了一大串,我就沒聽到答案。」

「講出來心會碎掉。」

「你不講怎麼知道?說不定我會被感動啊!」

「妳真想看男人心碎的樣子?好狠啊!」

「你說了,我就告訴你我愛誰。」

「我不想知道妳愛誰了,我怕我會把他推下山去。」

「那你想跟我做愛嗎?」

「我以為妳說的是性交。」

「你會認為是做愛不是嗎?如果你說了,我就答應你。」螢火蟲啊!螢火蟲!快點飛過來吧!

「我不要這樣,這是兩情相悅的事情。」

「顏秉森,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說出那三個字。」

 

「我不說,而且我警告過妳,不准再叫我的名字。」

「顏秉森,顏秉森,顏秉森,顏秉森,顏秉森……」

他用嘴封住我的嘴,我扶著他的後頸,把他推向我,我熱情的回應著他。「你好壞。」

他停住。我吻著他的頸子、鎖骨「你明明知道。」他的氣味好迷人。

他說不出來,只能我說,我看著他的眼睛,「我只能讓我愛的男人碰我。」

「天哪!」他爬起來趴在我身上,熱情的吻我的頸子。「我一直以為是這樣,我想妳能接受我碰妳,應該是喜歡我呀!」

他扯開了他的襯衫,釦子蹦了出去,他用飛快的速度脫光自己的衣服,躺回我身上。「可是妳若即若離,又把我推給Judy,我總是搞不懂妳。」

他吻我的乳尖,我整個人往後弓起來,太強烈、太刺激了,我已經完全準備好了。

「你有保險套嗎?」

他停了下來,一臉陰沉,「寶貝,我們不需要保險套。」

「為什麼?」

他爬上來在我耳邊說,「如果妳怕懷孕,我知道妳月經已經快來了,妳在腰痛,就這幾天。如果妳是怕生病,我可以告訴妳,這一年來我沒有任何性伴侶,而且半年前體檢一切正常,我也沒有輸過血。妳呢?妳比較可疑,妳或許應該提出一些保證給我。」

「我也做過體檢,為了想去歐洲移民的事情。為什麼說這種事,我卻很興奮哪!」

他笑,「妳做任何事,都讓我興奮。」

 

我們結合的那一瞬間,所有語言離我而去,我的世界只有他,他的世界只有我,那是多麼美好的一刻。

人對了,時候對了,什麼都對了。

他輕易就能讓我享樂,無論怎麼做、怎麼觸碰我,我都覺得歡愉而奔放。

 

「好棒!」每次高潮襲來,我只會重複說這兩個字。

「寶貝,我好愛妳!」他就喜歡這麼說,而我喜歡聽。

我腦子真的燒掉,那麼明顯的線索,我都沒看見?

「寶貝?為什麼叫我寶貝?」

「因為妳是唯一我會想叫寶貝的人。」

「顏秉森!你太過分了!」

「沒辦法!追妳就有那麼難!」

「是!還得台灣荷蘭夾攻才行?」

他點頭。

 

喔我的天!我跟Scott說過些什麼話?我把所有的對話畫面都在腦子裡快速跑了一趟。

我瞪著他。

「妳應徵進嶄新的時候,我真的嚇了一跳,那麼多間公司,妳就剛好錄取了嶄新。」

「但那時候你還沒喜歡我吧!」

「我明白自己的感覺的時候,妳已經關上門了,我想那就是林傑飛搶先一步的時候。」

「你為什麼不放棄?」

「我說過了,我只能因為妳找到幸福而放棄妳,而妳找到幸福之後,我仍然是妳的朋友。不過一開始我是打過退堂鼓的。」

「喔?」

「妳從來不讓人觸碰妳,走在一起碰到手肘都不可以,所以吃飯我都跟Judy坐。」

「講到這個,謝謝你讓我自己處理Frank。」

「他每次吃妳豆腐,我看到妳的表情真的很想搥他兩拳,但我覺得妳應該要自己說出來。」

我點頭。

「後來妳漸漸打開了心房,接受我是妳的好朋友,但妳一直不快樂,我想要讓妳快樂,我看不下去妳那種樣子。」

「你是荷蘭人?」

「我有台灣荷蘭雙重國籍。」

「所以不是新加坡裔?」

「抱歉!這點騙了妳!」

「但這是在我認識你之前的事情,那時候為什麼要騙我。」

「Scott本來就是我的虛擬帳號,我用來放照片說一些心事的,我沒想到妳會跟我聊天,那時因為……就是被以前的女朋友背叛,所以不想承認自己真正的身份,就隨便捏造一個。」

「我很懷疑女人會背叛你。」

「為了錢,人都會變。」

「你很有錢嗎?」

他點頭。

「有錢到什麼地步?」

「就是直接把妳娶回家,把妳媽媽和弟弟全部移民過去荷蘭,住在那邊吃喝一輩子,都沒有什麼難度的程度。」

「那你在嶄新忙什麼呀!」

「那些錢是我爸留的遺產,沒什麼意思,不過我也不排斥啦!在她之後,我既然不缺錢,也沒什麼野心,我跑回台灣來躲著。後來我媽哭著逼我去找工作,讓生活多點變化,我才應徵了這個小職位。嶄新本來是有點無聊,但後來妳來了就有趣多了。再後來跑一趟歐洲,我發現我跟我爸以前還真有點像,談生意的嗅覺靈敏,跟妳一起忙著,很有意思。」

「嗅覺!」我笑。但我點頭,非常同意。

「我喜歡妳對錢的態度。」

「過份節省嗎?」

「不是妳親手賺的,妳一分一毫都不貪。天知道我想送妳什麼東西,得讓妳忙多久,妳才願意拿。」

「你心機很深欸!」

「我想讓妳快樂,妳快樂,我就快樂。而且兩個人一起忙,很開心啊!告訴我,妳最近是不是很開心,妳天天都在笑,我好愛看妳笑,每次把妳逗笑,我好有成就感。」

「很開心!非常開心!我根本已經到了看到你就會笑的地步,你連逗都不必。」

「那很好,我也差不多。」

「你照片拍得很好,我以為你是專業攝影師。」

「我是很多才多藝的。」

「還是性愛高手。」

「妳才不知道呢!剛剛那只是九牛一毛。」

我笑。「跟你在一起,真的好放鬆、好快樂。」

他嘆了一口氣,抱緊我,「寶貝,讓我疼妳。」他在我耳邊說,這是他第一次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充滿憐惜的、沒半點搞笑意味的。

「你已經很疼我了。」

他抱著我,在我肩上搖頭「還不夠!永遠都不夠!」

創作者介紹

慕紀客蓓如是說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