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搬進Benson家住,他媽媽回荷蘭去了,家裡只有他一個人。

三個月轉眼就過去,我跟他整日形影不離,週日他會跟我一起回家看媽媽和弟弟。

媽媽身體好很多,弟弟經過十個月的休養,當初跌下樓梯造成的行動不便,已經幾乎痊癒。媽媽和桂姨也相處得很融洽,彼此可以談心,也可以互相照應,成了好朋友。

 

上個月,Benson終於和總經理攤牌,要帶我去荷蘭的事情,地點Benson都已經找當地的舊識打點好了,他媽媽也幫忙他走動一些事情。

總經理打我的分機,「晴雯,進來一下!」每次他們要談荷蘭分部的事情,總是很神秘,總經理都不叫我進去,但Benson進門前的眼神就告訴我了,這天讓我進去,我不免深吸一口氣。

我才把門關上,人都還沒坐下。

「Benson要帶妳去荷蘭?」總經理說。

我看著總經理,沒答話,慢慢坐下來。

「我知道你們兩個合作得很好,但我真的不準備失去這樣一個好助手。」

「總經理!」Benson說:「你讓她跟我一起去,你知道我們會闖出一片天,我們過去這幾個月的成果,是有目共睹的。」

總經理的眼神帶點冷峻,是否和林傑飛有關?

「晴雯,妳怎麼說?」總經理問。

「總經理,感謝您的厚愛,如果您讓我跟Benson一起外派,我會全力以赴,我們會努力做出成績。如果您不讓我去,我會辭職跟著他去,但您必須選另一個人跟Benson搭配,也許並不會比我更合適,但公司能人那麼多,說不定只要給他們機會,大家都會有成績。如果您不派他去,我們倆都會辭職,我們自己去。」Benson伸手過來握著我的手。

 

「哇!你們倆將我一軍啊!」總經理說。

「我願意這樣努力工作,本來就是為了回報總經理的知遇之恩,我家裡的狀況因為您的重用改善很多。另一方面,是因為跟著總經理工作,打開了更多更廣的視野,您從來不吝於讓我參與各種會議,也因此能幫忙得上Benson這邊的業務。」

「別這樣說,我也很依賴妳這顆聰明的腦袋!」總經理嘆氣說。「我知道你們倆很好,也聽說你們在一起蠻久了,只是……」他沒說出來的話,我們三個人都懂,他也知道有些話不該說,就不必說了。

 

「讓我想一想。」總經理下逐客令了。

我們正要告退,「晴雯,等一下!」

Benson吻了我的臉頰,先退出去。

「妳和林傑飛真的完全斷了?」

我點頭。

「妳知道他……」他停了一下,還是決定說了,「生病了?」

我搖頭。「生了什麼病?」

「胃潰瘍之類的,動了手術。」

「幫我祝他早日康復。」

「我才沒空理他。」他逞強地說。

我笑了。

「如果你想幫助他,幫他找一個乾淨漂亮個性溫和甚至怯懦一點的護士照顧他,我覺得那樣對他可能很有幫助。」

「怯懦?」

我點頭。

「妳一點都不怯懦!」

「所以他不需要我。」

「晴雯,妳看起來長大了!」

我笑。「好啦!讓總經理好好想一想外派的事情,我就不吵您囉!」

「哪裡找得到像妳這麼好用的秘書?」

「有時候,人生就只得將就一點。」

他大笑。「真決定了?」

我點頭,「Benson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那我把他留著。」

我站起來,順一順前幾天Benson買給我的裙子,「我們已經準備好下個月我生日之後就去荷蘭,他是荷蘭人,我只要嫁給他,就直接可以移民了,他已經求婚一百次了。」

「求婚一百次妳還沒答應他?」

我打開門,走出去之前,淡淡的說,「我已經答應一百次了,他還說他是全世界最不浪漫的男人呢!」

 

***

 

九月十二日星期五,我二十一歲生日,Benson和我請了假,連著星期五六日三天我們開車去了一趟花蓮和台東渡假,當做我的生日禮物。星期一我們就出發去荷蘭。

我們沒有目的地,看見喜歡的地方,就停車下來走一走,餓了就隨便找地方吃,我們也沒有訂什麼偉大的旅館,開到哪裡想休息了,就上網找找附近有什麼好地方,只要乾淨就好,大小或設施我們都不在意。

我就是喜歡跟他在一起時,這種輕鬆自然的感覺。

「你五月四號生日的時候,我沒陪你。」

「對!妳要拿一輩子補償我。」

「五月三號,你在丹堤告訴我,叫我跟你一起去歐洲,你有把握我會答應你嗎?」

「沒有。不過我說過,我不要陸勵成的『某件事』。」

「遺憾?」

「對!我知道妳那時候心裡還有別人,但我也知道你們分開了,我可以等到妳願意的時候,可我不要妳不知道我在妳身邊,我不要妳又被別人搶走。」

「可是我那時候完全不知道你的意思。」

「我那時候不能說,說了,妳肯定會嚇跑。妳又是什麼時候才明白自己的心的?」

「看了Judy上傳在臉書上的照片,我才好像跳出自己,從外面看進來,改變了觀點的那一刻,原本習以為常的東西,就完全明白了。」

「我讓妳習以為常?」

「嗯!在完完全全不知不覺的狀態下。」

「大概只有這樣妳才不會怕。」他敲我的腦袋。

我吐舌頭。「不過,Scott好像在更久更久以前,就用他的照片,在我心裡埋下了定時炸彈。」

「定時炸彈?」他笑。

「怪不得林傑飛說你挖他牆角。」

 

「我要是永遠學不會游泳怎麼辦?」

「那好啊!我可以教妳一輩子。」

「你知道,當初Judy就是看到你游泳,才愛上你。」

「還說呢!我費盡苦心是要打動妳,結果殺出一個程咬金。」

我笑。「Judy跟你表白過?」

「以妳對她的了解,妳覺得她能藏多久?」

我笑著搖頭,事實上我想可能是立刻吧!「你為什麼叫她ㄚ笨啊!」

「她跟我表白,我當場就說我心裡有人了,她說沒關係,既然我還沒跟那個人在一起,我跟她說別笨了,喜歡我這個沒心沒肝不會回應她的男人,還不如直接把真心倒進海裡。我叫她ㄚ笨,就是在提醒她。」

「她什麼時候知道是我?」

「大概是我在國外問妳們倆,我和去醫院的那個男人誰帥的時候吧!」

「現在想起來,還蠻明顯的耶!」

「妳的記性那麼好,妳整個想一遍,就完全知道了吧!」他沒好氣的說。「倒是妳問我有沒有地方讓Scott住,把我嚇了一跳。」

「Scott到底五月三日是有打算要來沒有?」

「有!我不想一直騙妳,曾經想就在機場跟妳攤牌。」

「那後來為什麼不來呢?」

「我在歐洲時妳跟林傑飛分手,妳告訴Scott了,我原本以為妳或許比較信任他。但妳後來也告訴了我,而且開始花很多時間幫我工作,我又可以先回到妳身邊,Scott還是先別來攪局比較好。」

「我曾經想過,哪個男人有Benson外型和衝勁,有Scott的細膩溫柔和才氣,不知道多好。」

「這句話絕對可以成為『年度佳句』,我接受這句話成為我的生日禮物。」

 

我公司的手機響起的時候,我們的車子剛剛出雪山隧道,我們回頭轉往烏石港,計畫要去看海。

我原本以為是總經理,結果卻是『總掌櫃的』,我訝異他為什麼知道我公司手機,但隨即又想,以他的身份知道這也沒什麼困難。

「Alison!生日快樂!」

「謝謝!我沒想過會收到您的祝賀。」

「我只是要告訴妳,當初妳父親存在我這邊的所有金錢,透過我二十年來各種幫它增值的方法,今天將會轉進妳的帳戶。」

「多少?」

「十二億八千六百萬七千四百二十一元。」他肯定是看著資料唸數字的。

「什麼?我爸有那麼多錢,為什麼以前不給我。」

「妳要知道,如果沒有經過投資複利和管理,這筆錢從二十年前存到今天只是一千三百零二萬左右,而且你們一定花完了,一毛也不會剩。」

「但我們以前很可能撐不過來。」

「我會讓那種事情發生嗎?妳以為妳們申請補助那些,都是隨便申請就有嗎?」

「那我弟弟有多少?」

「很抱歉,妳父親沒有交待要給妳弟弟。」

「他不知道我有弟弟嗎?」

「……妳弟弟不是他的孩子。」

「什麼?」

「妳爸爸二十年前,也就是妳一歲生日的那天離開台灣,沒有回來過,妳弟弟小妳兩歲半,妳自己算吧!」我一直以為爸爸是兩歲離開我,原來那是因為我一廂情願認為爸爸讓媽媽懷了弟弟卻不自知。

 

Benson一定又會說,我的表情像演完BBC三季共九集的《福爾摩斯》了。

我乾脆把手機擴音出來,他把車子停在路邊聽我們說話。

「我爸爸當初為了贖什麼罪?」

「為了救妳母親。」

「我媽又犯了什麼錯?」

「她是對岸的間諜,她是『載體』,從妳父親身邊盜走了當時非常重要的資訊。」

「我的天哪!」

「事情被查出來時,妳母親本是死罪一條,除非妳父親願意接下當時那件工作。」

「既然為了贖罪,又怎麼會給我爸錢?」

「因為妳父親太卓越,一石三鳥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因此總部撥給他當時來說非常可觀的『執行費』。」

「然後他就交待你幫我管理?」

「對。」

「他那麼信得過你?」

「對。」

「為什麼?」

「……因為他救過我。」

「他知道你把我推去接林傑飛的任務嗎?」

Benson訝異的看著我。

「妳一定要在Benson在旁邊的時候說這些事情嗎?」

「不能說你就不要回答啊!」

「他不知道。」

「你覺得他知道的話,會怎樣?」

「……會殺了我。」

「那我弟弟的父親是誰?」

「這個……妳回去問妳母親比較合適。」

「我爸爸現在在哪裡?」

「我不能告訴妳。」

「是你嗎?」

「……」

「回答我!」

「當然不是我,順便回答妳,我覺得林傑飛那小子蠻不錯的,我不覺得我讓妳接那個任務是害了妳,而且妳也挺喜歡他的嘛!」

「下次叫妳的女兒去。」

「……」

「林傑飛要你給我的錢,你準備好了嗎?」

「妳已經有十二億。」

「十二億八千六百萬七千四百二十一元。那是我爸留給我的,我說的是林傑飛跟你談好的。」

「妳看,我就說他不錯嘛!」

「對!有興趣我把你女兒介紹給他。」

「妳和妳媽媽各一億。」

我翻了白眼,天哪!有那麼多錢,人生會不會失去目標啊!

Benson看我的表情,在旁邊笑了起來。

 

「我星期一就去荷蘭了。」

「我知道。」

「沒見過你一面,總覺得有點遺憾。」

「我見過妳很多次了。」

「我和Benson結婚,你會不會有空來牽我的手,代替我父親。」

「……」

「十月五日,在荷蘭。」

「我工作很忙,不可能抽空過去。」

「你現在在哪裡?」

「美國。」

「你十月五日會在哪裡?」

「那是機密。」

我的眼淚還是流了下來。

「好!祝你靠腎上腺素過的日子既精彩又生動,永不虛度。」

 

掛上電話。「好啦!我現在是有錢人啦!」

Benson拍拍我的頭。「妳得習慣一下呢!」

他繼續開車,往烏石港去。

「起碼我們倆現在都不必擔心對方是為了錢接近彼此的。」我說。

他大笑。

「我們倆那麼有錢,為什麼我們還要工作,忙成那個樣子啊!」我問他。

「好玩吧!」他停下車。「到歐洲就不同囉!超時工作是犯法的,我已經跟陳穎達說明得很清楚了,如果我們業務量真的太大,會需要擴編,他必須乖乖付錢。」

 

我想,我們倆其實都沒真正習慣成為有錢人,我們三天最大的花費就是住宿,每晚平均二千元,還有汽油,除此之外,我們吃路邊攤、花時間走路,完全走平民風格。

 

電台播放著新興樂團『放射空間』的《簡單生活》,我們倆傻傻的聽著,歌詞好像還蠻合適我們的心境的。

 

我坐在喧鬧的八五

一個無關緊要的下午

就想浪費時間

我看著蘋果喝咖啡

聊著誰和誰又愛一回

誰愛誰都無所謂

 

有時候放空

也是種享受

有多久沒有這樣

有時候放鬆

也不算罪過

偶而run away

煩惱都拋開

簡單生活

 

上班上課討生活

每個人都為了自已活

日子不好過

卻忙到忘了還有夢

春去秋來任時光磋陀

卻不知道為什麼

 

如果你累了 只想找個人去吹吹風

不要懷疑 找我

有時候放鬆 其實也不算什麼

只要跟著感覺走別想太多

 

有時候 放空

簡單生活

 

我們對看一眼,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幾個月,無論我怎麼說,媽媽都不想帶弟弟移民歐洲,她非常堅持,她希望我跟Benson過去,但她不想改變現在的生活,她也認為弟弟不適合適應新環境。

最重要的是,她覺得我的付出已經太多了,我負擔他們的生活,已經讓她覺得很愧疚了。

我不會去問弟弟是誰的小孩,重要的是,他是我弟弟,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爸爸可以不管他,我不行。

媽媽是『載體』這件事情,說明了我的遺傳來自哪裡,但媽媽藏得很好,我從來都不知道她有這種能力,或許這是她贖罪的方式吧!

我也突然明白,當我小時候會背全本『唐詩三百首』的時候,為什麼媽媽一點開心驕傲的表情都沒有。

 

我像說故事一樣的跟Benson說完我在總部受訓的事情,他一時之間還不能接受,「妳是因為『任務』而接近林傑飛?」

我笑了。「那是藉口啦!我當時對他一見鍾情,他的攻勢很猛的。」

他用手扒過頭髮,「我必須承認他長得不錯。」

「但我想要一個能夠一起『生活』的伴,他卻早已把他的生活規劃成某種樣子,而他不會為了任何人改變。」

「即使他愛妳。」

「即使他愛我。他是一個孤獨的天才,像天上一顆閃耀的星星,但你知道,再怎樣美麗的星星,距離都是幾百萬光年遠。星星一開始吸引人,但我不願意永遠要用九十度仰角仰視他,我要一個活生生的男人,在我身邊,陪著我喜努哀樂。」

我吻他,「我要一個像你這樣的男人,有了你,我才完整的活著。」

「其實,我一直覺得,有我有妳,另外還需要養一隻狗,才真正完整,妳有意見嗎?」

我笑著搖頭。「你家門前那棵樹下,就缺了一隻可愛的花狗。」

「不是沙皮狗?」

我噗哧笑出來,「你決定吧!」

 

 

 

 

(全書完)

創作者介紹

慕紀客蓓如是說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