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站公告>長篇小說<<唇彩>>連載中 來訪歡迎多多留言, 少少潛水......格主目前處於人來瘋狀態......請多留意, 切勿野放.....

想起一件真正會讓我從骨子裡覺得害怕起來的,是一個七八歲時的小故事。

那時我們家如果要買一瓶料理用的米酒,得走大約十分鐘的路,才買得到。


那天爸爸媽媽都不在家,叔叔想要煮什麼東西給我們吃,差我去幫他買米酒。

我乖乖的走了好遠的路,自己一個人,走在大馬路上,過了馬路到對面的雜貨店去買了一瓶米酒。

米酒是用身咖啡色的瓶子裝著的,貼著紅色標籤的公賣局米酒。


回家的路上,我雙手拿著那瓶米酒,怎麼拿都很不順手,拿著拿著手就酸了。

然後在一瞬間,那米酒從我的手旁邊翻了出去,打翻在地上,整個破成碎片。

我沿路哭著回家。


回到家,我哭著說打破了。

叔叔卻再給我一次錢,叫我再去買。

就是那個時候,我好怕好怕,怕我再把瓶子打破,買不回那瓶酒。


回想這件事,我好像還看得見地上破碎的酒瓶,空氣中飄著我那時討厭的酒氣。

抝不過叔叔,只好又再走同樣的路,再過到馬路對面,買了第二瓶酒。


一路上,我非常緊張,我怕得不得了。

但是,我居然在同樣的地方,又打破了手上的那瓶酒。

這簡直是一種宿命式的問題,如果前後買了兩瓶酒,會在同一個地方打破,我可能一輩子都不適合被差遣去買酒才對。


我嚎啕大哭走回家,心裡只想著:「我這輩子都不要再負責買酒這種事情了!」

我真的是心都哭碎了,好怕回家叔叔會罵我,更怕他再叫我去買,我怕我的生命就進入了買酒打破、買酒打破......的無窮循環裡面。

我怕得一路哭回家,然後在家裡繼續哭。


但是叔叔還是叫我去買,他說下次小心一點就好,姊姊罵我笨蛋。

我請叔叔叫姊姊去買,姊姊懶得走那麼遠,她說連一瓶酒都買不回來,笨蛋。


總之,我哭腫著眼睛鼻子,還是又出門去買了。

一路上那種驚慌害怕,兩手始終非常非常用力地握著酒瓶,刻意在不同的地方過馬路,不經過前兩次打破的地方,不知道花了多少力氣,才買回了那瓶酒。

叔叔搖搖頭,接了酒瓶。

我想,就從那一次起,我在叔叔的記憶中,就是屬於不能賦予重任的那個小孩。


而我自己,也被這次的經驗,嚇得不知多久不敢經過那個打破酒瓶的地方、不肯拿起任何一個玻璃瓶、不願看到大人喝酒、不願負擔看起來比較危險有挑戰的任務......。

這種害怕,只有我自己才知道,對我的人格影響有多大。 

 

創作者介紹

慕紀客蓓如是說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llen
  • 恐懼最可怕的地方,就在於那種循環性,那是一種永無天日的絕望感。
  • 嗯~~我現在手都無法拿玻璃的瓶子, 一拿就聯想到, 腋下都會出汗哪~~

    慕紀客蓓 於 2012/02/14 10:59 回覆

  • J's Jessica

  • 我一直在想~
    叔叔是不是... 要妳克服那份恐懼感呢?

  • 問題應該不在叔叔身上, 叔叔基本上只有皺個眉, 連罵我都幾乎沒有, 所以你說他要讓我克服, 我覺得是有
    但是我那時一點都不想克服 Orz

    慕紀客蓓 於 2012/02/14 11: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