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週的游泳社,本來Benson是交待我和Judy一起幫忙的,上週我還在弄Benson的資料,Judy去游泳社招呼大家和點名,撕泳券付門票。

這週她想下水玩,我便在門口做這些事情,做完就懶得再換上泳裝了。但我進去泳池看大家,發現Judy玩得超級開心,採購的Bill和行銷的Louis都在她身旁圍繞。

她穿著性感的比基尼,在水中穿梭,活潑又充滿生命力,真是人見人愛的女孩。

我走過去跟她道別,說我要回家幫Benson做事,她笑咪咪的跟我再見,順便拿浮板打Bill,她就是有辦法找到合理打人的理由,別人還會開開心心的被她打。

 

第一個人事調動出乎我意料之外,Judy被調去門口,她因此買了好幾套的套裝,各種顏色和款式。

要化妝和盤頭髮,她都很樂意,打扮起來突然成熟不少,不覺得是小妹了。

 

這個工作太適合她,送個信就串個門子,出門寄個掛號信就順便幫大家買星巴克。

快遞跟她混得熟,超重超大什麼的,都能被她掄過去。

然後基本上沒人管。

 

而且,她接替Benson的福委工作和Louis負責辦理員工旅遊的事情,忙著接洽訂房和確定人數,我看她忙得有夠開心。旅行社接洽的人可能都害怕接到她的電話,她可以今天敲定的內容,明天再重新談一次,而且讓對方覺得不提供她新要求的服務內容,似乎是自己的不對。

Benson也回覆簡訊說可以參加,這次回國之後,應該不會那麼快要再出差。

 

第二個人事異動我倒不訝異,Thomas調成Jane的秘書,她最近經常請假,大概是孩子的事情,我聽說他們準備讓大兒子出國唸書。其實,Thomas很可能會接第一事業處,我覺得他有那種能力,光那份收發自如,就是大將之風,可能年輕了些就是。

 

「我五月二日回台灣。」Benson私訊給我說。

「喔?」

「請假來接我。」

「我又沒車,我接你也是坐公車。」

「那就坐公車啊。」

「要我請假?」

「對。」

「你堅持?」

「對。」

「那我跟總經理說看看。」

 

Judy最近都不提到Benson,不知是不是兩人在鬧彆扭。

而他要我去接機,卻用私訊,讓我感覺他們之間怪怪的。

但我和Benson最近已經產生一種革命情感,多少個晚上一起拼工作,他若在線上,我們就隨口視訊聊聊天,已經成了習慣,不然我們仍會在聊天室留言,Judy都看得見,但她幾乎沒什麼插嘴,因為我們這邊的業務她不懂。

我和Benson友誼的深度不只一般,他開口要求我請假,我不會說不。

總經理知道我每天晚上都還幫Benson弄資料,我說要去接機,居然大發慈悲,給我一天公假。

 

第三個人事異動是Frank辭職。

完全沒有原因、沒有解釋的遞了辭呈,至於總經理是不是私下已經掌握到什麼證據,和他達成了什麼協議,沒有人知道。

不過依我對總經理的了解,雖說是Jane很近的親戚,若犯了『駭客任務』的錯,而且拿去做了利己不利公司的事情的話,總經理絕對不可能給他推薦信,雖然他也不會斬斷Frank所有的退路。

總經理完全不提這件事情,我當然也就不會問。

 

IT整個大換血,Benson突然被調去業務之後,公司就開始徵才,這幾個星期陸續面試好些人,最後的五個人選,總經理自己面試過,我也坐在旁邊。

面試之前,總經理叫我拿他們五個的照片進去辦公室。

「誰學歷最高?」

我拿B的照片給他看。

「誰在相關領域的經驗最久?」

「誰結過婚了?」

ACD

「誰要求的薪水最高?」

A,不過BE選擇面議

「妳看誰最順眼?」

「我?」

「快點回答。」

「通常照片不準,看本人才準,但如果講照片的話,A」

「我找人徵信了林傑飛,他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其他對象。」

總經理喜歡在一大堆其他問題以後,突然問出他想要知道的答案,他要看最真實的表情。「我有很久都沒想到這個人了。」

「我合理的懷疑,他是在等妳回去。」

我想跟他說,我根本就還住在他那邊,他一次也沒回去過。「我想,我沒辦法跨越一個天才需要的孤獨所造成的鴻溝,他也沒辦法為了我,放棄俯視的視角。」

「他畢竟是我弟弟,如果他把握得住妳,我覺得對他是好事。」

「謝謝總經理的愛護,但我已經放下了。」

「好吧!那這五個妳最喜歡A?」

「你不會要叫我選A吧!他結過婚了!」

他大笑。

面試的結果,總經理選了CD二人,其實看到本人的時候,我看到A就皺眉頭,總經理暗暗笑,知道我不喜歡。

CD二人是表現最好的兩個人,好笑的是,他們居然都不要求高的薪水,不選他們選誰呢?

 

Scott「我有交待Benson幫我帶東西給妳。」

「你為什麼不自己給我?」

「我有可能不能去台灣了。」

「為什麼?」

「工作突然有了變化。」

「怎麼會這樣?計畫那麼久了。」

「告訴我,妳聽到我說不能去,心裡有什麼感覺?」

「很遺憾。」

「是為我不能渡假感到遺憾,還是為妳自己不能和我相見感到遺憾?」

「不要逼我。」

「我沒有要逼妳,妳怎麼選擇,怎麼回答,我們都還是朋友。」

「我沒有見過你,沒有聽過你的聲音,不知道你喜歡吃的荷蘭食物是什麼味道,我所有對你的認識,全都來自你的照片,全都來自我們聊了多少書、多少電影、多少歷史、人事物,這些我都很喜歡,但我不能知道你做為一個活生生的人,站在我面前的時候,我能不能感到輕鬆自在,我們的距離太過遙遠,你懂嗎?」

「我懂。」

「是不是Benson和你說了我什麼?」

「他就說妳很漂亮、很孝順……那些我統統都知道。」

「要不要來台灣,你自己決定吧!如果你過來,五月三日我有空去接你,也許Benson也會一起去。」

創作者介紹

慕紀客蓓如是說

慕紀客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